穿越之嫁个穷散修|第107节

推荐阅读:、星际之永恒传说新婚深知爱我不及她三文鱼的正确吃法公主的宫斗指南无敌屠苍生系统大明武夫皇牌龙骑神级作死兑换系统无限炼金术师宫檐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都市全能巨星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吾妻甚美(美食)重返1977为“师”不善残王的鬼妃我不想做富翁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而攻击发出瞬息,叶赟退而南嘉木进,南嘉木无息潜行,在南亭飞抵挡第三道腰腹出的攻击之际,叶赟罗盘发出一道白光,这白光如刀刃,再次带走南亭飞的手臂规则之线。

  南亭飞身上的创口愈发大了。

  这让南亭飞有些爆炸,他冷笑道:“乖儿子,你就只会这等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偷袭,嗯?”

  南嘉木笑道:“偷袭又如何,管用便成。”

  南嘉木一字未说完便换一处地方,声音仿若从四面八方中传来,南亭飞连续几次击了个空后,便知据南嘉木发声之处来确定其位置的法子不能成功,他‘啧’了一声,道:“你现在倒是变得不讲究。”

  “圣人也变得不讲究呢,对付我这么个小人物也要使上手段。”南嘉木再次迆然开口,“圣人也不过如此嘛。就圣人这样,也想取代天道成为世界之主?”

  南亭飞闻言面sé一沉,南嘉木这话戳到他痛点,以至于他气息有些不稳,不过到底涵养多年,动气不过一瞬,又恢复平静,他笑道:“乖儿子何必激我,惹怒我只会让你不好过。”

  南嘉木也笑,“圣人也就嘴上说说了。”

  南嘉木话语未落定,南亭飞身上细线又断了一根。原来南嘉木依旧使用声东击西之策,以声符吸引南亭飞的注意力,叶赟却趁机凑近南亭飞。

  南亭飞心中厌烦南嘉木,不敢光明正大的相斗,只会这般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且还成功了,如那跗皮之针,虽然不痛,但足够令人厌烦。

  南嘉木耗费心机才断除细线,心力有些疲惫,但南嘉木心知这是个长久之战,端看谁更稳不住气。他只要继续这般稳打稳扎,最后胜利必然是自己的。

  更何况,他这有两人,还能交替休息下。因此,纵然开局艰难,南嘉木眼底却闪烁着亮光,他与叶赟道:“有信心吗?能坚持住吗?”

  “有信心,能。”叶赟回答。

  叶赟身上满是南亭飞造成的伤害,不过这些伤害都被南嘉木承担了,并不影响叶赟实力发挥,叶赟心疼南嘉木,行事愈发小心。

  叶赟与南亭飞这般与南亭飞打起了游击,从一开始的狼狈到后来的游刃有余,南嘉木与叶赟配合得愈发默契。

  南亭飞身上的规则之线渐渐减少,南亭飞本人越来越焦躁,“像只阴沟里的老鼠一般躲躲藏藏,你娘亲跟你祖父就教会了你这些玩意儿?”

  南亭飞心知南嘉木对这两人有感情,毫不犹豫的以这两人攻讦于他。

  “他的心乱了。”南嘉木与叶赟道,“再坚持坚持,熬过他便是胜利。”

  “嗯。”叶赟掌下罗盘阴阳二气引动规则之线似万箭攒发,从虚空之中迸发而出,挟万顷之势,以南亭飞为靶子穿刺而来。

  “叶赟,你父亲弃你而去是正确的,凭你这等上不得台面的小人行径,便不值得有家人去爱。”南亭飞见激不出南嘉木,转而中伤叶赟。

  待叶赟含怒出手,南亭飞心中一喜,说得愈发过分,“你祖父纵他人杀妻,你父亲纵他人杀妻杀泰山杀子,你生来就含着罪恶之血,不配活在人世。叶赟,你血脉这般肮脏,怎么不去死?你母亲地底孤单,你不下去陪她吗?”

  南亭飞话语之中含着魅惑之意,若是常人只怕当即自尽。南嘉木心底蕴含怒气,却平稳的对叶赟道:“叶赟,你是天道钟爱所在,值得万人欢喜,你是被这个世界爱着的男人。而他,是被世界厌弃之人,他才是该死去之人。”

  叶赟怒气还未生气,便被南嘉木扶平,他稳了稳心神,道:“我知道。”

  无数带着恐怖气息的规则之箭被南亭飞搅碎,搅碎的规则之箭又重新聚气,再次带着劲气朝南亭飞穿插而去。

  南亭飞还在咒骂的动作一停,操纵身边规则凝成幕布,将幕布挡在外边,而他凝成幕布的瞬间,叶赟忽而揉身而上,目的是南亭飞脊柱处最粗的规则之线。

  叶赟与南嘉木用劲全力,毫无任何留手。

  南亭飞只来得及一偏,忽而脊椎一痛,只听得“咔擦”一声,缠在他身上最大的那根规则之线断了。

  南亭飞面sé狰狞地偏头望着叶赟,指尖掏进叶赟胸中,这个距离太近,叶赟有全力出手未曾防护,竟被南亭飞直接穿胸而过,连带着胸中那颗心脏也被南亭飞捏碎。

  南嘉木控制叶赟驱壳朝后退去,将天道本源分出一部分塞到叶赟胸中,以本源代替心脏,修复叶赟的伤势。

  而南亭飞断了最大的那根规则之线,泛着金光的白sé神魂露出大部分,只有一些琐屑的粗细不一长短不一的线还残留着。

  “圣人还不肯伏罪?”南嘉木朗声问南亭飞,心底则担忧叶赟,问他此时感觉如何?虽然他能修复叶赟伤势,也将疼痛转移到自己身上,但南亭飞的动作太快,那穿胸爆心的疼痛却是叶赟承受的,他担心那瞬间疼痛太痛,叶赟留下心理阴影。

  “无事。”叶赟虽被那瞬间疼痛疼得头脑一片空白,此时反倒无碍。只是想到此时承受这疼痛的是南嘉木,反倒愈发心痛如绞,这是心疼的。

  因他是剥夺南亭飞规则的主力,像疼痛、疲惫、力竭等这样的能引起负面之用的,南嘉木一力承担,尽量让他一直保持最佳状态。因此,他虽然承受不少,但嘉木承受更多。

  他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情绪都摒弃在外,一心寻找南亭飞的破绽。

  “伏罪,我何罪之有?反倒是你南嘉木,逆天弑父,该伏罪的是你!”南亭飞见自己从老天道处吞噬掉的本源一一被剥离,愈发傲慢道。

  “我天生地养,何曾有父亲?”南嘉木笑了笑,“圣人非要败坏这多年修为,嘉木成全圣人这片心意如何。”

  南亭飞眼底闪烁不定,伸手一扯,道:“天来。”

  仿若有天幕被南亭飞从天际扯了下来,星辰闪烁散发着寒光,南嘉木与南亭飞隔着星辰相望,这本该广袤无极的宇宙成为两人指尖的玩具。

  “坍圮。”万千星辰乍然熄灭,星辰之力犹如燃烧到极致忽而爆发出一股硕大的能量,这股能量冲天而起,在宇宙之中化作一条巨龙朝南嘉木吞咬而来。

  叶赟把罗盘朝天上一扔,罗盘上的混沌一气亦化作小龙踏空而行,而在一巨龙与一袖珍小龙相吸之际,南亭飞身形一闪,便想离开这天外天。

  南嘉木冷眼瞧着,并不阻止。这片天外天,老天道消散之前早就封锁了,他与南亭飞之间不死不休。

  果然,不过片刻,南亭飞又重新回到星辰之中,而此时罗盘上的混沌小龙将星辰巨龙蚕食吞噬。

  巨龙张开大嘴,将袖珍小龙吞服腹部,袖珍小龙进入巨龙腹部后却没化作能量,反倒直接从腹部开始,似鲸吞蛇饮般吞食巨龙的能量。

  巨龙渐渐变瘦,很快溃散不成龙形。

  而这,不过是南亭飞飞去一圈,点火山石间发生的。

  南亭飞回到星辰之中,天上星辰开始一颗颗陨落,南亭飞指尖一动,陨落的星辰旋转着破碎着,形成了龙吸水。

  龙吸水的吸力很强大,无数星辰陨石皆被那旋转着漏斗吸纳了进入,搅碎成尘粉。南嘉木与叶赟自然也受到这股吸力的波及。

  “示之以弱,顺势而为。”南嘉木开口。

  叶赟放开身子,任吸力将自己吸走,却做出抵抗而无法抗拒的模样。

  南亭飞狐疑了一瞬,但见叶赟面sé灰青,握着罗盘的指尖因力道太大而发白,心中信了七八分。他再次一点星辰宇宙,龙吸水的吸力愈发强劲。

  叶赟靠近南亭飞之际,做出暴起之态,南亭飞早就有所准备,手一拍便将龙吸水拍碎,巨大的能量犹如蘑菇云般炸裂开来,叶赟之前只是佯攻,而在南亭飞一击之后再次蓄力之前,不顾能量爆炸的冲力,逆流而行,手中罗盘忽而发出无数条长长的白sé光线,白sé光线似垂條一般把南亭飞牢牢吸附住。

  而随着垂條缠上南亭飞,南亭飞身上剩余的规则之线与垂條互相消融不见,南亭飞彻底被剥离天道本源,露出他本身带着功德的白sé神魂。

  南嘉木强撑着昏睡之意,与南亭飞道:“圣人安心去投胎,有这一身功德在,来世圣人将仙道坦途。”

  南亭飞呆滞良久,不敢相信是这个结果。

  他狠厉的望向叶赟,忽然身形化作一缕青烟,朝叶赟吸附而去。

  南亭飞还是不甘心,竟妄想从叶赟体内吞噬南嘉木的本源。

  叶赟指尖罗盘忽然化作九根数米长手臂宽的柱子,柱子依次落于地面之上,把南亭飞困于其中。而随着南亭飞的攻击,安歇柱子旋转着变幻着,有无数白sé光刃从柱子之上照射而出,这些光刃照在居中的南亭飞上,竟似将南亭飞的神魂割裂。

  南亭飞惨叫一声,南嘉木趁机剥掉南亭飞的其他魂魄,只余天魂留着转世。

  待完成这一切后,南嘉木从叶赟体内出来,扶着叶赟直接坐在地面之上。南嘉木伸手一挥,把南亭飞的天魂挥了下去,随后将散落在天外天的天道本源吸收。

  叶赟也坐在南嘉木身旁,一边恢复休息一边等待着南嘉木醒来。

  “轰——”

  “轰——”

  “轰——”

  忽而天地一片震动,连带着天外天也有些不稳。

  叶赟睁开双眼,伸手取过罗盘,起身望向东边。东边天际有能力冲天而起,能量将天桶破之后,有一道长长的线状闪电从云层之上蜿蜒曲折而下,直至与地面相接,

  而在线状闪电之中,有无数黑点从中穿梭而出,顺着线状闪电的路径蜿蜒而下。

  那是,界外修士!叶赟忽然反应过来。

第122章 正文完结

  叶赟止不住一阵阵疲惫,刚解决掉上古圣人, 又要忙着解决另外两位, 以及这些界外之人。气运之子就该这般天生劳累?

  叶赟望着还在吸收本源的南嘉木, 安慰自己,这是以身合道的代价吧,毕竟下一任天道是他道侣呢。

  叶赟望了望南嘉木, 又望了望那沿着空间缝隙下界的修士,沉默了会, 又回到南嘉木身边。

  他对此事无能为力, 或许也是大荒界众修的劫数。

  当此之际,南嘉木睁开双眼, 他偏头瞧向那边, 叹息了一声,起身对叶赟道:“还得麻烦你,篡改下规则。”

  南嘉木目光落到罗盘之上, 伸手抚上罗盘。

  罗盘一变,再次变成玉书与玉笔。

  南嘉木收回手,重新融于叶赟体内。

  “凡外界修士,修为压制元婴中期, 不得使用规则。”叶赟在玉书之上写下这行字, 这行字化作一个个碧字融于天地之中。

  规则难改,便算是天道也无法随意所欲, 当年南亭飞以接近仙人的修为篡改一条规则, 一身修为血肉尽被抽干, 只余神魂融于天地。

  虽然这是南亭飞预想中的结果,单有此事可知篡改规则之难。

  因此,那条规则融于天地之后,叶赟神魂萎靡昏迷了过去,天宝也黯淡无光,自由坠落在地,南嘉木也从叶赟体内出来,躺倒在叶赟身侧。

  两人一天宝都蔫哒哒地晕在天外天,大荒界他们已尽了自己最大的力,其他后果如何暂时顾不上。

  不过界外修士进入大荒界,禁锢规则又修为压制元婴中期,若如此情形之下大荒界的修士都节节败退溃不成军,那便是大荒界的劫难,时也命也,非人力所能扭转。

  不过那等情况应该不至于出现,大乱至,圣贤出,总有些大义当头的修士为自己的家园而悍不畏死的战斗。

  碧sé规则符文融于天地之际,外界修士忽而身形一重,有一股无形的枷锁加诸自身,他们昂头望天,道:“怎么会,天道变了。”

  之前明明只需将修为封至元婴,便可在此界自由活动,且并不限制规则使用,此时规则怎么会变?

  玄祺坐在山顶之上,眼底流露一丝贪婪之意,“莫非南亭飞成功了?”

  暮天渊内,石清雪仰头望天,面sé带有一丝恐惧,他站在阵心,见天际似破开一道裂缝,忙不迭的架起梭行飞行器朝裂缝而去。

  自他离去之后,原地空留四十九具干瘪的元婴修士,以及一个纹路繁复古朴深邃的阵法图案。风轻轻吹过,四十九名元婴修士尸身化成细沙,随风吹散于空中,又落于地面之上不复存在。

  石清雪驭使飞行器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就在即将飞进裂缝之中时,有鸿蒙书页自天际来,拦在石清雪前边。

  鸿蒙书页留着南亭飞对付沙似雪的后手,有无数规则之线自鸿蒙书页而出。石清雪咬牙切齿道:“南亭飞,当年下黑手暗害我不够,现在还要斩尽杀绝吗?”

  鸿蒙书页自不会回答他,见一个个杀字符文从鸿蒙书页之上而出,石清雪似欲以规则相抵,然此时天道规则已改,石清雪直接被杀字符文击中,直接倒飞了出去。

  又一个杀字符文击中石清雪,石清雪骤然间被杀气割裂,肉身上出现道道蜘蛛网似的裂痕。石清雪双目发狠,道:“南亭飞,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他不顾自身伤损,伸手握住鸿蒙书页。

  一道刺目的白光从空中绽开,滔天能量从此处四处散溢,白的、金的、紫sé的光芒如爆破的sé弹般四面八方炸去,在空中犹如放烟花一样。

  却是石清雪与鸿蒙书页同归于尽。

  石清雪自爆之后,想象当年般脱离一缕神魂逃生,但一股不知哪来的力量将他神魂抓住,再之后石清雪的消散于天地,只余天魂转世。

  赤霞宗,器宗、玉泉宗、安山书院等大门派因早知浩劫将至,将天被撕开一道裂缝,上至元婴下至练气,尽数开始备战。

  而上界修士发现规则改变后,也摒弃了一开始的狂妄思想,先落地隐蔽下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戏精守护者大撞阴阳路我超娇弱的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你不许凶我[重生]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