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撞阴阳路|第122节

推荐阅读:、宠妻有道一宠成婚萌妻乖乖入怀阴人当道腹黑王爷王妃太凶悍吃播赢家莺莺传蛊师唯愿此生不负你上京宫情史我的傲娇房东都市巅峰强少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总裁大人甜蜜蜜女神男友力max农夫家的小娇娘基因武道痴情以待君凉薄失而复得的十个亿完美小姐进化史诸天万界的掠夺者
  苗苗等天师的攻击于整座肉山而言如同蚂蚁小打小闹,但动作多了也热闹他。于是他分出精力先解决这些天师,很快他们就被厉鬼恶灵纠缠撕咬,无暇顾及陈阳和寇宣灵。

  陈阳在逃出来的时候将自己的铜钱剑捡回来,此时变换成长鞭。将长鞭缠在腰间,摘下颈项间的酆都大帝法印,结合心印镇压恶鬼。可也只能勉强镇压住一半的恶鬼,还有一半恶鬼诸如蜃鬼之流无法镇压。

  蜃鬼哈哈大笑:“我连地藏王菩萨都不畏惧,遑论酆都大帝法印?若是酆都大帝站我面前,我尚且惧他三分。区区法印阻碍我行动,却还有万鬼可驱!”

  话落,眼前的肉山肉眼可见的崩塌,无数恶鬼离开肉山爬下来,在他们背后有跟肉肠子牵引到中间一颗圆球上。这一幕看上去比人头肉山还恶心,陈阳变了脸sé:“他是在挑战恶心的极限吗?”

  寇宣灵:“看看能不能弄死那颗圆球。”

  陈阳大喊:“毛小盈,用你的掌心|雷轰那颗肉球。”

  毛小盈便将最后的掌心|雷轰在肉球身上,但仅轰炸出小块肉,而且正在逐渐复原。毛小盈倒在地上无法动弹,毛真赶紧将他拖走。毛小盈虚弱的请求:“大伯,能不能把我背起来?”

  毛真拒绝:“我弱不禁风。”

  毛小盈只好退而求其次:“那能不能换成拖我的上半身,别拖下半身。”

  “可以。”毛真觉得自己真是慈祥的大伯。

  陈阳斩杀那些爬过来的恶鬼,将铜钱剑掷进肉球,但铜钱剑也被肉球慢慢吞进去。张求道见状,收回要将手中七星剑扔出去的手势:“杀不了肉球。”

  天师的战斗力已经下降不少,苗苗、丘盛敏和毛真都虚脱了,常悦和柳宗也各自保护苗苗和丘盛敏。现在只剩下陈阳、寇宣灵、张求道以及胡英楠、沈一回两人,只是他们也快没力气了。

  毛真双手农民揣,对着五人喊道:“再坚持一点,根据经验,外面天师准备齐全。十方天尊救苦祥光将到,信我。”

  寇宣灵深吸口气:“柳宗,你能不能揍他?”

  柳宗对比一下双方目前战斗力,抱歉的说道:“我会被反杀。”

  寇宣灵低咒几声,而毛真笑眯眯的望着他们,全身上下干干净净没沾半点尘土。与狼狈的他们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

  毛真对身后虚脱的小辈们说道:“考验,这都是对你们的考验。欸?别躺着,坐起来,都盘腿坐起来。还等着你们唱诵《太上洞玄灵宝救苦拔罪妙经》和《元始天尊说丰都灭罪经》呢。”

  苗苗扯着毛小盈衣袖:“你大伯本性如此,还是被压迫久了突然释放天性?”

  毛小盈:“我爸说,大伯天性放荡不羁。”简而言之,特别欠揍。

  陈阳呼出口气,对寇宣灵和张求道说:“先保护我,我再用一次酆都大帝法印。”两人护住陈阳,后者迅速结印发挥酆都大帝法印,金光铺向四面八方,如水面上的涟漪层层漾开。

  大批鬼魂再次被镇压住身形,而陈阳却虚脱的倒在地上喘气。连用两次酆都大帝法印和心印,几乎耗尽他的体力。

  蜃鬼大笑:“你们杀不了我,而我杀你们只是时间问题。”

  确实如他所说,如果没有十方天尊救苦祥光净化阴雨中的怨气的话。当十方天尊救苦祥光刺破黑暗,净化连绵阴雨,让虚脱的众人都恢复些许力气时,无数鬼魂发出痛苦的呻吟,蜃鬼恐惧尖叫。肉球也在瑟瑟发抖,似乎想要找寻地方躲藏。

  “尔时,救苦天尊,……救一切罪,度一切厄,……皆承大道力,以伏诛魔精。”

  陈阳回头,见到那个年轻的少年天师收敛了吊儿郎当的态度,盘腿掐法诀,用仍旧清脆干净的少年音唱诵灵音。灵音在悦耳,荡涤罪恶,净化怨气。

  毛真身后的苗苗、毛小盈等人也都盘腿坐起,唱诵超度灵音。陈阳收回目光,盘腿坐起:“还将上天炁,以制九天魂。救苦诸妙神,善见救苦时。”

  众天师灵音汇聚:“……皈命太上尊,能消一切罪。”如一条清溪小河,潺潺水流,犹如泉水叮咚,洋洋盈耳。荡涤世间诸恶,让人回归本真。

  祥光照耀整个枉死城化身,照亮每个天师脸上虔诚的表情。虽伤痕累累、精疲力竭,其济世之心赤诚真挚。大义真心,致使十方天尊救苦祥光将外界众天师们唱诵的经文也汇聚进来。

  “十方诸天尊,其数如沙尘,化形十方界,普济度天人……”

  朗朗灵音清净和雅,祥光普照,诸恶鬼化解怨气得以轮回。而蜃鬼躲藏在肉球底下,肉球在祥光普照下裂开,随后碎成粉末,只剩下一点灰sé的怨气沉入地底,只待下个苏醒之日。蜃鬼无处可避,因作恶多端反被斩杀。

  陈阳在灵音盈耳声中睁开眼,心中有所感悟,竟感而悟道。隐隐触摸到道的门槛,何谓道?何谓法?道法自然,自在本心。何谓天师?进则守山河,退则安小家。

  济世救民,坚守本心,即为天师之道!

  作者有话要说:

  呼~一直卡结局,卡得差点吐血,终于码出来了。

  明天番外,番外会很多,不用担心。

  文中所有咒语道术全都摘自道教咒语。

第120章 番外·祈福禳灾

  众人出来时下意识看向面前的墙壁, 缠在他们中指和墙壁上的红线已经脱落。而墙壁上华丽的浮雕消失,变成灰蒙蒙的一片。陈青岱会长告诉他们:“恭喜你们成功超度亡魂, 封印怨气。这次的行动很成功, 怨气源头至少十年内无法醒过来害人。”

  陈阳抬头扯了扯度朔的衣袖,后者蹲下来低声询问。他说道:“我累,你扶着我。”度朔将他扶起, 看似扶着实则抱起来,让陈阳完全倚靠在他身上。

  陈青岱会长说完话之后将目光落在陈阳身上,露出欣慰温和的微笑:“还记得之前让你经历的‘路障’吗?死亡计算器和寻龙,加上这次的阴宅事件,你能从中得到什么?”

  陈阳寻思片刻, 抬头直视陈青岱会长,眼中黑白分明、坚定纯粹。他说:“悟道。”

  陈青岱会长浑身一震, 随即高兴叫好。“你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有天赋, 果然适合天师这行。”他抚着漂亮的胡须哈哈一笑,旋即说道:“马山峰应该跟你透露过关于道教协会副会长竞选的消息,你的作为我们这帮老家伙都看在眼里,都知道你是好孩子。前面的考验你都能通过, 接下来你就专心准备加升事宜,通过了,我们道教协会才好给你颁发证书,正式任命你为道教协会副会长。”

  道教升授中, 五雷天师分初授都功箓,升授盟威箓, 加授五雷箓,加升三洞五雷箓。陈青岱话中的意思便是要陈阳越过五雷箓直接加升为三洞五雷箓,成为二品天师。

  陈阳看向陈青岱会长腰间挂着的牌子上的紫金sé穗子,记起二品天师是黄金sé穗子。他笑道:“我会努力。”

  “好。”陈青岱笑眯眯,朝其他年轻天师走去,一一慰问并鼓励他们。等走到毛小盈身边时神sé惊疑不定:“你……你从阴宅里带出亡魂?”其余人闻言全都看过来,表情渐渐严肃。

  毛小盈挠头:“是。”

  陈青岱严肃询问:“生魂?”

  毛小盈:“是。”

  阴宅里哪来的生魂?自毛真陨落阴宅,道教协会便极为重视此事,力求保住所有年轻的天师。二十几年来也再未有天师被困阴宅走不出来,所以此刻被毛小盈从阴宅里带出来的生魂,除了毛真还能有谁?

  马山峰、易巫长等当年与毛真一块进入阴宅并活下来的四人心间一颤:“当真?毛真那个自恋的混球还活着?没死没被同化还有理智?他的生魂没有被阴气和怨气侵染?”

  “易复生,你盼着我早死吗?”毛真从毛小盈身后走出来,他只是一缕生魂,在阳光中几近透明。易巫长见到他,忽然捂住嘴巴抱着膝盖蹲下去。她这模样倒让毛真手足无措,犹豫半晌就把手放在易巫长脑袋上,轻拍数下温柔安慰。

  易巫长的大哥和马山峰夫妇则在旁面带笑容,眼眶微红。隗宣在得到消息后抱着娃娃跑进来,蹭到陈阳腿边好奇的望着这一幕:“易巫长在哭?”

  娃娃爬到隗宣脑袋上,乖乖盘腿坐好。细声细气的说道:“咦?我好像看到毛真那个自恋的混球啦?”

  张求道:“就是他没错。”

  娃娃:“真的吗?那怪不得巫长难过了。”寇宣灵几人立刻露出八卦的表情,示意娃娃吐出易巫长和毛真的多年辛秘。娃娃说道:“当年巫长跟毛真是好朋友,后来毛真没能出来,一直是个植物人。巫长一直很难过,也很愧疚,觉得是自己拖累了毛真。”

  寇宣灵有些失望:“只是好朋友?”

  “对啊。”娃娃点头,看到围着的众人一脸失望的表情,娃娃顿时明白过来:“你们想什么?当年巫长未成年,不能谈恋爱。更何况还有巫长的哥哥在巫长身边,谁敢靠近巫长?”

  陈阳轻咳几声,挥手说道:“别太八卦,都回去休息。”说完转头就靠在度朔怀中说道:“老度,你悄悄背着我走。我要回去睡一觉,睡饱了再说。”

  度朔垂眸凝望他的侧脸,拥抱他的力度紧了紧,随即轻声道:“好。”

  寇宣灵见众人都散了,便也打了个哈欠靠在陆修之的背上含糊着说道:“我也困了。”

  陆修之:“我背你。”

  张求道从法坛中偷偷溜出来,不然他会被家里人缠住嘘寒问暖。他孤身一人的时候,遇到左拥右抱的大胖。大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顶牛仔帽,戴在脑门上盖住光头,看上去还挺帅气。大胖跟他打招呼:“老铁,晚上不用给我留窗。”

  张求道从来没给大胖开过门,因为大胖通常住在外面,最近这段时间大家同游才让他跟大胖住一起。但大胖通常爬窗,从不走正门,因此只需要给他留窗就好。大胖特意绕路,左拥右抱大美猫就为了在张求道面前炫耀。

  张求道面无表情并在大胖从他面前走过时用七星剑挑走它脑门上的牛仔帽,冷笑着离开。可怜大胖被大美猫扇了两巴掌都不知道自己秃顶的秘密曝光。

  晚上大伙出来聚餐,陈阳听到张求道提及在道教交流协会结束后不久,山脚下的天师府就会举行热闹的龙虎山道教文化节,有很多表演以及最受欢迎的孔明灯环节。

  陈阳:“孔明灯?”

  张求道:“可以自己制作孔明灯,也可以到山脚下买。到时候整个镇子的居民、慕名而来的游客,还有其他镇子的居民都会过来放孔明灯,祈福来年平安顺逐。而且道教众天师也会免费到山脚下的道教文化节祈福禳灾。”

  祈福禳灾是道教文化中非常古老且具有特sé的法术,自周王朝便有记载,通过向神明祈祷以求平息来年所有灾祸,福寿延长,平安顺逐。古时朝廷举行大醮科仪,流程十分复杂且极为隆重,因为关系到国家运道,通常是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如今虽有许多天师世家还将祈福禳灾传承下来,但也只有天师大世家才有完整全套的祈福禳灾并坚持每年举行一次。龙虎山天师府便是每年都会在文化节举行一次大醮,祈福禳灾。

  于是众人便都兴致勃勃期待这次的大醮,陈阳还亲自下山采买制作孔明灯的材料。搬回天师府中吆喝分局中的人都过来制作自己的孔明灯,而苗苗、胡英楠等人也觉得很有意思,不甘示弱也去采买材料制作孔明灯。

  陈阳将白纸折叠画出折线,边画边对站在身侧的度朔说道:“把剪刀递给我。”度朔将剪刀递给他,后者接过沿着画好的折线剪裁,边剪边问:“你不做一个吗?”

  度朔摇头:“不了。”

  “不然我做一个给你?”

  “好。”

  陈阳狐疑:“你是不是等我给你做?”

  度朔笑道:“对。我喜欢你亲手给我制作的任何东西,包括在衣服上绣的猪头。”

  陈阳将剪裁好的三张纸叠好,闻言便笑着斥他一句一大把年纪还说这些话。“隗宣还在场,你说话注意点。”转头就去找寻浆糊,“老寇,把浆糊递给我。”

  寇宣灵正跟陆修之甜甜蜜蜜刷着孔明灯,闻言说道:“我在用,你找张求道。”

  陈阳看向张求道,发现他有些心神不宁,一边糊浆糊一边看手机。于是他问:“求道,你是糊孔明灯还是糊手机?”

  张求道猛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差点把浆糊糊到手机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神了。”大胖跳到桌子上,企图用自己的后腿挠到下巴,尽管他费尽力气最后也只能挠到空气。但他假装自己挠到下巴,还露出舒服的表情发出呼噜声,抖着胡子说道:“毛小莉说祈福禳灾那天晚上会来,张求道在等消息。”

  “哦吼!!”顿时,起哄声、口哨声四起。张求道威胁大胖:“秃头,你的头发别想再长起来。”头发是大胖的逆鳞,它当即跳起来跟张求道决一死战。

  其余人鼓掌起哄躲到一边看戏,毛小盈笑眯眯的望着这一幕。毛真挑眉:“你妹妹快要被外面的野小子拐跑,你不害怕?”

  毛小盈:“妹夫不是野小子,他有父母。而且一表人才,青年才俊,我很满意。”毛真翻白眼,道他榆木脑袋也不趁此机会好好考察多多为难,然而毛小盈只温和笑道:“小莉喜欢就好。”

  毛真撇撇嘴,嘁了一声。然后听到毛小盈问他:“二十几年很难熬吧。”毛真无所谓的耸肩:“还好,过来了。”

  “真是辛苦啊。”

  毛真失笑,毛小盈这句话简直像是旁观者不痛不痒的感叹,好似透着些许优越感的同情,比恶言恶语更令人难以忍受。他无法忍受的侧头正要嘲讽回去,却对上毛小盈认真、难过又温和的双眼,像夏日山间的清泉,叮叮咚咚悦耳动人。嘲讽的话就吞回喉间,毛真飘到旁边的石柱子上,望着远方众人嬉闹的场面说道:“还好。”

  所有苦难、引诱、痛恨和埋怨其实都比不上孤独,孤独如同山崖上的水珠,一滴滴砸下来能够击穿坚硬的石头。当时间漫长得几乎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孤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就会变成悬崖瀑布轻易能粉碎坚定的信念。

  所幸都挺过来了。

  毛真皱着脸厌恶又恶心:“所以接下来我再也不想唱诵《太上洞玄灵宝救苦拔罪妙经》。”诵了二十几年,每天都忙着超度妄图侵蚀自己的亡魂和怨气,简直听到都想吐的地步。

  闻言,毛小盈温和的笑弯眉眼。

  陈阳在给孔明灯染sé画图的时候突然歪头询问度朔:“你想到要在上面画些什么?或者写些什么?听说孔明灯飞到天上,飞得越高就能让天上的仙人看到写在孔明灯上的愿望。说不定能实现。”

  度朔毫不犹豫:“假的。”

  陈阳瞬间拉下脸。感觉到危机的度朔连忙执笔说道:“我想画画,画就代表我想写的。”陈阳满意点头,对着自己的孔明灯说道:“那我也画画。我不看你,你也不看我,看我们画的一不一样。”

  “好。”

  旋即两人背转身,各自执笔而画。度朔率先画好,偷偷转身观看陈阳画画,当看到那笔锋勾勒出来的雏形时,他脸上露出心有灵犀的笑容。陈阳画好后欣赏了几秒,转头的时候就看到度朔正盯着自己看:“画好了?”

  “画好了。”

  “拿出来看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戏精守护者我超娇弱的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你不许凶我[重生]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