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简宁川|第80节

推荐阅读:、和巨星离婚以后我嫁给了蛊术天道大转盘摸金拍档之幽冥途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三国军神王者峡谷不需要我(快穿)系统总让我撩男主最强反套路系统得妻如倾魔王狂妃一点即燃他如玉生烟黑暗永存你迟早栽我手里嫁给我还满意吗我的老婆来自英雄联盟灵舍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唯我独爱无敌萌少的极品妻
  但是李铮还是继续喝了下去。简宁川看他连喝了几杯,知道他心情不好,怕他全喝完要醉倒,忙抢过来,把手里的勃艮第杯倒满,替他解决了小半瓶。

  酒难喝,还醉得快。

  两个人并排靠坐在沙发上,两双眼睛都有点发直。

  简宁川头晕眼花,还想做红娘,说:“我觉得送酒来的管家真的太帅了,你真不喜欢吗?”

  李铮道:“你想试试?我看他比霍浮强,起码年轻,还健康。”

  简宁川语塞一阵,又想起来前面的对话,道:“爸爸,你不要觉得我是文盲就蒙我,莎士比亚明明说的是,婚姻草率少美满。”

  李铮:“一样。”

  简宁川:“不一样!谈恋爱和结婚两回事,谈恋爱能深思熟虑吗?不能,深思熟虑应该和恋爱同步进行,不然慢慢想?等你想好了,人也被别人勾搭走了,还想结婚?想得美。你看我,恋爱谈了吧?老婆也有了吧?对了!你还没见过我的婚戒……”

  他抬起手,手指空的,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说:“放在家里了,改天再给你看,我和我老婆一起选的,特别好看,还刻了我们俩的名字缩写加生日。我的名字在前面,因为我是一家之主!”

  李铮道:“你发照片给我看过,就你过年在澳大利亚,还让我看你喂小袋熊。”

  “是吗?我都忘了。”简宁川笑两声,说,“反正就是,谈恋爱不要多想,想太多没有用,搞不好你的意中人还跟谁就跑了,看上就要下手,下手晚就没啦,没了怎么办?只能回家抱着被子哭,而我这种不想太多的,就能回家抱着老婆哭,哈哈哈哈哈。”

  李铮:“……歪理。”

  简宁川:“怎么歪了?你认识我爸够早的吧,比我妈都早,你要是早下手掰弯他,说不定你俩就成了,反正他是个渣,你不掰他,他还要去祸害别人。”

  李铮:“……”

  简宁川忽然发现不好,道:“不对不对,你俩成了就没我了。还是必须要有我的,没我不行,没我的话,我老婆怎么办。”

  李铮:“川川,你妈妈……本来是我的女朋友。”

  简宁川一个激灵坐直了,道:“啊!!!什么???”

  李铮却自悔失言,不想说了,道:“过去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简宁川哪里肯,往他腿上一倒,扑腾着耍赖道:“不!我要听!你不说我就哭!”

  李铮:“……”

  简宁川翻过身,仰面躺在他腿上,脑洞大开道:“爸爸,该不会我真的是你的儿子吧?”

  李铮一巴掌拍在他额头上,道:“够了!你不知道你和你爸长得一模一样吗?”

  简宁川:“谁想和他一模一样啊!我比他帅多了!”

  “那你是没见过他年轻的时候……”李铮说了半句又改了口,“对,你比他帅。”

  简宁川道:“就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很帅,才把我妈从你身边抢走了?到底怎么肥四啊?”

  李铮眼神闪烁起来。

  简宁川演技发作,瞬间双眼含泪,一脸悲戚。

  李铮:“……好了。”

  一个陈年旧事,有点狗血,还有点荒唐。

  简宁川的生母宁晓妍,和李铮交往过,由于她正当红,这段恋情并没有公开,知情人很少。

  李铮在工作中认识了简华,两人一见如故,成了好友。后来一次巧合,他带了宁晓妍和简华见面,宁晓妍移情别恋爱上了简华,两人和平分手,宁晓妍去追求简华,并且顺利和简华结了婚。

  在生下简宁川后,她患上了产后抑郁,变得多疑多心且易怒,和简华时有争执,在一次吵架后,她说没有安全感,要简华把几处房产改到她的名下。这个成为了两人感情破裂的直接导火索。

  “她当时状态不好,提这个要求也很不是时候,你爸刚好发现她和我在一起过,对她误会很大,以为她是看上了他的地位和物质条件,”李铮道,“毕竟他俩婚前,我不过是个刚回国的小编剧,和你爸比差远了。再加上有居心叵测的人在他身边煽风点火,我解释什么他也不听,认定我和你妈妈是一伙的,雌雄双骗,要骗他的钱。”

  “……”简宁川不解道,“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他?就他那种烂脾气,发现自己被瞒着,肯定什么都不听,分分钟是要炸的啊。”

  李铮苦笑道:“也不能全怪你爸误会,我没说,本来就是想过要报复他。你爸决定和宁晓妍交往的时候,还来问我,问我觉得宁晓妍怎么样。我能觉得怎么样?女朋友要分手,是因为爱上了我的朋友。我咽不下这口气,故意什么都没说,就想看他以后知道真相气疯的样子。当时太年轻了,如果知道事情会发展成那样……不,年轻不能拿来当借口。”

  他用手指碰了碰简宁川的头发,道:“川川,是我害你父母分离,又假装好人去照顾你,对不起。”

  简宁川:“……爸爸。”

  李铮愧疚道:“我不配你这么叫我。”

  简宁川利落地坐起来,说:“干什么?你是要我哭给你看吗?”

  李铮:“……”

  简宁川道:“这又不是你的错,我虽然没和我妈相处过,可是她生了我又不理我,想也知道性格好不到哪里去,我说她又美又温柔都是自欺欺人,我都知道的。现在听你这么说,她婚前不交代清楚自己的恋爱史,婚后也不会好好经营婚姻,我爸就更离谱,连娶的老婆是朋友妻都不知道,他们两个糊涂鬼爸妈,就算侥幸没离婚,我跟着他们俩,也未必能过得有多幸福。”

  李铮道:“你妈妈是生病了才会那样,你刚出生的时候,你不知道她多开心,她很爱你的。”

  简宁川:“是爱过。反正我爱你,爸爸!”

  李铮:“……”

  简宁川:“你不爱我吗?你不喜欢我做你的儿子吗?”

  李铮双眼微红,道:“川川,如果没有你,我这些年都不知道要怎么过来。”

  简宁川双手捧脸劣质卖萌,说:“我是你的宝贝鹅子,你是我最亲爱的爸爸。”

  李铮快哭了。简宁川性格里最感性的部分,还有泪点低,可能并不是遗传自血缘。

  简宁川又伸手摸他头,说:“爸爸乖,不要哭。”

  李铮拨开他的手,没有威慑力地骂道:“没规矩。”

  简宁川好奇问道:“后来呢?我爸和我妈感情破裂,他就去和我后妈搞上了?那你们俩怎么和好的?怎么你还借钱给他娶老婆?”

  李铮道:“毕芳晨一直很仰慕你爸,也许你爸那时候很需要一段这样的感情吧,这段我不是太清楚。你妈妈知道毕芳晨怀了孕,一时想不开割了腕。我觉得你爸其实已经明白是误会了她,只是木已成舟,回不了头,他俩在医院签的离婚协议,我当时在场,你爸是自己提出要净身出户。后来他和毕芳晨结婚,不想被人看笑话,婚礼办得太寒酸也不行,我就借了笔钱给他,话说开了,也就重新做朋友了。”

  简宁川:“那?你怎么对他有那个意思了?你不是也能喜欢女孩吗?”

  李铮:“我不知道。很突然的一瞬间,就发生了。”

  简宁川能明白这种感受。他也是在一个瞬间,忽然对霍浮产生了爱情。从前看小说,很多作者描述感情的发生是润物无声,以他的微薄经验看并不尽然,爱情的迸发可能就在那一秒里,爱上就是爱上了,而很多错过的人,差的也就是那一瞬间的火花四溅。

  他问:“你没有告诉我,我也不好意思追问你,你们都做了这么多年朋友,是因为什么翻脸了?”

  李铮自嘲一笑,说:“做了这么多年 ‘朋友’,我都没发现,他因为当年我隐瞒和宁晓妍交往过的事,一直在怨恨我,是我让他失去了最爱的女人,得不到儿子的谅解,是我让他过得这么不幸福。”

  简宁川听了个超级大的笑话,道:“他对你这么说的吗?!他怎么总是这样,什么事都怪别人?离婚怪你,我的事也怪你?是你拦着不让他理我吗?如果不是你让保姆阿姨天天放他主演的那些片子给我看,我早就忘了我还有个爸爸了!这种男人,你以后都不要理他,再见面还要大嘴巴抽他!狠狠抽他!”

  李铮:“对,我抽他了,然后我就回国了。”

  简宁川脑补了下那个场景,却完全开心不起来,他想象不出李铮当时以及之后的心情,忽而注意到李铮斑白的头发,心里一动,道:“爸爸,那你的头发……没事,不要说了,你现在和以后开心就好。”

  李铮笑笑,说:“我现在在做的这部电影,主角是个老废柴,和妻子离婚,还失去了孩子监护权,不小心就得了抑郁症,一夜白头……”

  简宁川:“!!!”

  李铮:“我没有抑郁症,这不是自传。”

  简宁川一脸怀疑且担心。

  李铮笑道:“真的,我那段时间是有点焦虑,去咨询心理医生,听他讲了几个病人的案例,职业病发作,就把几个人物糅合一下,写了这个本子。”

  简宁川问:“为什么取名叫《黄sé小药丸》?”

  李铮:“有种抗抑郁的胶囊,是黄sé壳子。”

  简宁川仔细看了看他,想确定他此时此刻是没事的。两鬓的白发是如此的刺目。

  李铮道:“好了,我已经好了。”

  简宁川想,真的好了吗?

  八月二十六日,秦阵和文莹的孩子出生,七斤六两,是个女儿。

  简宁川全副武装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绝对认不出是谁,才跑去医院看文莹和孩子。

  他是第一次看到刚生出不久的小宝宝,皱巴巴看不出模样,文莹的妈妈一直说“孩子和秦阵一个模子脱出来的”,他仔细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看出来的,产房里几个新生儿长得明明都一样啊!

  他问秦阵:“妈,你怎么知道哪个是你女儿啊?”

  新晋奶爸秦阵咧着嘴合不拢,说:“我只要看上一眼,就知道哪个是我家小公主啦!”

  简宁川:“哇这么玄吗!父女之间有心灵感应?”

  秦阵道:“你以为演电视剧吗?她身上挂着身份牌啊!”

  简宁川:“……”

  他没有再在秦阵面前提起过曾和秦阵出演过腐剧的那个吃瓜少年。

  那个坐拥千万粉丝的萌宠账号再也没有更新过,大V和皮下那个人,仿佛都再也不会出现了。

  后来过了数年,威尼斯电影节,简宁川作为上一届的最佳男主角,做颁奖嘉宾给当年的新影帝,和主办方工作人员对接颁奖词的时候,意外地见到了挂了工作牌的韩小飞。两人寒暄几句,他得知韩小飞定居当地,从事传媒工作,他还注意到韩小飞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和戴在左耳的钻石耳钉一样闪亮。

  秦阵家小公主出生半个月,王子烨在欧洲工作才结束,回国第一件事也是到医院去看秦阵家宝贝,买了一大堆东西,还包了个很厚的红包。

  秦阵推着不肯收,王子烨说这是提前给的份子钱。因为他只能在家休息几天,稍后又要赶去纳米比亚,在那边录新一期节目,赶不及满月酒。最后还是硬塞给秦阵的妈妈收了。

  秦阵要在医院陪老婆,自然是走不开。

  这次就只有王叔叔和小简两个人一起吃了个饭。

  此时霍浮已经把王子烨和前东家的纠葛解决得差不多,王子烨和简宁川又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同门师兄弟。但王子烨并不是简宁川工作室的艺人。

  霍浮的经纪公司版图不会止步于一间工作室这么简单,近来他的大动作不断,帮简宁川拿下出演甘小洪新戏男主角的片约,成功签约当红炸子鸡王子烨,宣布在马上到来的秋天成立全新娱乐公司,并参与某视频网站(网站背后即是吴安迪的新公司)一档原创选秀节目的联合制作。

  “你老婆黑心奸商滴嗦,签老子是让老子去做评委!”王子烨喝了几杯,开始抓狂吐槽起霍浮,道,“要不是看你面子,老子肯定要翻脸不认人!反正合同还没签,老子跑就跑了噻,他也没得办法。”

  简宁川感觉自己没有王子烨赚得多,这才是老婆的大摇钱树,替老婆赔笑脸,说:“合同一定大大的好!保证不会让王叔叔吃亏哒!”

  王子烨:“回家跟你瓜婆娘讲噻,老子不是那种忘恩负义滴小人,他帮老子摆平合约,才赔七bo万!简直就是不要钱噻!老子还他人情,也会好好当评委,但!四!”

  简宁川:“???”

  王子烨揉了把他的头发,道:“小简,好兄dei……”

  简宁川:“王叔叔你喝醉啦。”

  王子烨:“……没。”

  简宁川嚎哭起来:“我是你的大侄女啊王叔叔!神马好兄dei?!我妈生了闺女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

  王子烨犹如万箭穿心分分钟要哭了,悲情道:“来来来,王叔叔抱。”

  两个醉鬼正在腻腻歪歪,霍浮电话打了过来,一听简宁川说和王子烨两个人在喝酒,马上说:“唉,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头晕,看东西也有重影。”

  吓得简宁川立马酒醒了大半:“老婆你不要乱动!我马上回来了!”

  王子烨:“……你家霍浮浮也要生了嘛?”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戏精守护者大撞阴阳路我超娇弱的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