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人不说暗恋|第100节

推荐阅读:、相依为婚网游之进化战场离婚没关系伪装者原著小说我从修仙界来萌爱巨星小妻记忆总不想让她好过蛋生异世厨神超级神器系统我和总统有场恋爱带着超市去七零那片蔚蓝色嫡妻当道恶毒娘亲很抢手最强进化倾心如顾神话世界大冒险穿到爱豆成名前[重生]时光以至花已向晚一品武神
  罗婷婷问:“好像就要当院士了?打破那个38岁的记录。”

  沈曦回答:“不care。”

  见沈曦讲完,夏九嘉开口:“我做新闻。现在在北京台当制片还有记者,也主持。”

  大家:“看过看过。”

  大直男癌周知古道:“九嘉,前年LL省知名药企为了销量擅自添加有毒物质那个新闻是你做的?”

  “对。”

  “你可真是,哎,别人怎么看LL省啊……骂翻天了,你们干嘛老是关注负面东西?”周知古,学计算机,在北京某著名公司,老婆是北大同学,十分贤惠,但不够漂亮,老被他嫌弃。

  “……”夏九嘉说,“因为‘真相’。我发过正面东西也发过负面东西,都是真相。我为了保证真实从来不赶时效。觉得不该揭露本省、本国负面现象的人……无法理解。因为自己那点面子,让部分人继续受苦,才是混账。我于国于民于法都没有任何愧疚。”

  周知古:“……”

  “好了好了不要争了。”他夏九嘉的孙天姝说,“我呢,现在一家投资公司。嗨,离这特近,三个路口。”

  满桌子人都抬起头,十分惊讶地看着她:“你回CC了?!!哪个单位?!”

  “小投资公司,但是个国企。”孙天姝说,“应该没人听说过它。”

  “不会吧!”蒋洁叫,“你复旦金融毕业!干嘛回老家呀?!”

  孙天姝露出苦笑,用喝茶掩饰情绪,半晌后才放下杯子,“我妈总说回老家好——托人安排稳定工作,出门相亲,嫁人生子,他们俩给照顾孩子,一家人能经常见面。她说,我在上海太辛苦了,天天加班,还没对象,回家她们俩能好好帮衬,轻松,特好。”

  “管她!”

  “不管不行,”孙天姝看看天空,夜sé笼罩,好像一张困人的网,“她闹,要跳东湖。后来……她高血压、心脏病,我实在没有办法。”

  人人沉默不语。

  孙天姝是六班最酷帅的女生,有野心,上复旦金融,没想竟会回CC市来,进了一家十几个人的小国企。

  “我还记得《白雪公主》。”安众又是傻兮兮笑,“孙天姝演王子,卓然演公主。对了,卓然现在也牛逼了,美妆博主,3000万粉!因为爱翻白眼,婊里婊气,贱到飞起,稳坐头把交椅。前一阵子问他,说年收入千万。”

  全班:“哗……”

  夏九嘉与沈曦看向一边蒋洁:“蒋洁呢?”

  “小公务员,在街道办,事多,挺烦。”蒋洁回答,“有俩宝宝。”

  沈曦逗她:“老公特帅?”

  “巨丑巨丑。”蒋洁微笑,“要看看吗?”

  “行啊。”

  她掏手机,点开照片:“喏。”

  夏九嘉本打算夸的,看到照片,发现实在无从夸起,对方矮矮胖胖,像弥勒佛:“……”

  “我还是喜欢帅哥,爱看日剧韩剧——其实也不确切,年纪大了,没有十分痴迷的东西了。”蒋洁又笑,“不过综合考量,还是选择了他。老实,靠谱,学历不错工作不错,也是CC人,家庭不错。”

  夏九嘉也没有想到,蒋洁一向无比花痴,却在婚姻这件事上无比理性以及现实。

  而后就是李颖。她大变样,根本认不出来——自新加坡过来招生,却因长相直接落选,她便努力地变精致,也感兴趣,现在自己开工作室,给人设计服装搭配。

  她说:“我有一个搭档,现在齐齐哈尔……”

  这时,夏九嘉见罗婷婷的五官一抽!

  他轻轻问:“婷婷,直到现在……还听不得‘齐齐哈尔’四个字吗?”他知道,15岁时,齐齐哈尔冠军赛上那个摔倒,断了她的“冠军”梦想。

  “嗯。”李颖旁的罗婷婷道,“还听不得。你知道吗,我不敢去黑龙江省,不敢去齐齐哈尔,还不敢去玩儿滑冰,也不敢提花样滑冰,我的本科同学还有学校同事没有一个知道我当过运动员。年前,CC举办亚冬会,我无意中路过场地……很难过。无数无数次地梦回齐齐哈尔,得过金牌,也有银牌,梦里超级开心。”

  “婷婷……”

  “现在也还不错,在大学里面工作。可是……还是……很难过。”梦碎时的声音,让她耳鸣到了现在。她一直想,如果当初没有放弃,再拼一年,命运能否改变。

  “婷婷……”夏九嘉转移话题,“对了,你们记得常冬爽吗?高一转学,喜欢唱歌,她这会儿怎么样了?”

  “不知道耶,”众人瞪眼,“应该没啥大名气吧?否则肯定听说过的。”

  “……嗯。”不知道她是否后悔?

  过罗婷婷,是叶萌萌,虽只同学大约半年,也来参加六班聚会。叶萌萌的高考惨烈,发挥失常,最后学了珠宝鉴定,在干销售。不过因为长相漂亮,早早嫁了六班同学,老公也在LL大工作,工作、收入都还可以。

  她说:“8年以前着急买房,被人骗了全部积蓄,抑郁症了一年左右……”

  夏九嘉说:“萌萌,不要压力太大呀。”当年就是压力太大。

  “现在不会了,生活还行的。”

  最后一个人是安众。

  他呵呵笑,眼睛眯起:“跟着老爸学做生意。顺便,今天这顿老子埋单。昨天谈到一笔买卖,里外里有四五百万。”他一直是小富二代,当年漫天撒钱叫人给写罚写,前后左右争得好欢。

  “哎哟,”六班大家连忙举杯,“谢谢安哥!!!”

  “安众。”沈曦正正衬衣领口,夏九嘉以为他想要遮一遮,紧接着发现他是要露多点,“钱厚人呢?居然没来?”

  “……”安众手上一顿,嘴角渐渐瘪下,“钱厚他……3号出的。”

  沈曦眉头微拧:“出啥?”

  “出殡。”安众声音渐渐减小,“肝癌,去年7月查出来的。”他们两人关系最好,安众也在努力隐瞒,可人已走,不必再瞒。

  沈曦怔怔,好半天后捏起酒杯一饮而尽。

  “可……”周知古并不敢相信,“他刚才还在微信群抢了红包。”

  “他儿子吧。”

  周知古也长长叹气。

  另外两桌也开始讲。

  最美丽的两个女生,一个在搞学术研究,已是正教授了,另一个早嫁高官儿子,在当全职太太,保养更好,却道婆婆逼她带娃出国生活,让娃更“国际化”。而当年的几大学神,除夏九嘉、沈曦,第三名的则毕业于当年很热如今很坑的某专业,一个一个地读博后,第四名呢,是个女生,在某银行位于北京的总行里,但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不够听话,更不会来事,好几年也没升上去,几个全都是普通人。倒是某个那时十分低调的男生,辞了国安部的工作,创业N次,终于做大;还有一个当年不大惹眼的姑娘,写小说、当编剧,一身大牌闪瞎同学,据说很有名气,然而死活捂着马甲不说出口,只是一直语出惊人:“那年,我意识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我不适合上班,我很讨厌被管!”

  接着,夏九嘉与沈曦这一大桌子人又讨论起没来参加聚会的人。

  “万雨泽在澳大利亚。”安众接过“八卦”大旗,“好像读的是会计吧?现在那边工作生活。”

  “记得。”沈曦颔首,“老是被他爸妈狂揍,跟张美和一桌。”

  “张美和啊。”罗婷婷说,“现在应该可以讲了。你们造吗,当时张美和他爸爸是咱们LL省前几把手。”

  “哈?”沈曦断然否定,“不可能。她不县城的吗?”

  “不是。”罗婷婷说,“她家超生。为了乌纱帽,把她寄养了。她的弟弟锦衣玉食当官二代,她在乡下亲戚家里过苦日子。上大学后她抑郁症,保清华时比较反常,清华没要,跟武大说注意一下,武大约谈,结果,她一通发飙,把学校教室哐哐哐地砸了……!精神病院待了一年,后来好了,现在不错,在大企业当产品经理。”

  沈曦:“…………”

  他本以为张美和是大神经病——因为是县城人,看他们不爽,老说“哎我不像你们~~~家里没有本事”“中考分数高低还不都看以前学区好坏”“爸有能耐了不起啊,叭叭叭的没完没了”之类的话,仇官仇富心理严重。他一直到了十六年后方才知道真正原因——那种恨在骨子里面,因为她的父母为了儿子也为了权钱舍弃了她。她的父母不是没有本事,而是太有本事。

  “还有刘小莹。”罗婷婷说,“挺那个什么。”

  沈曦抬头:“嗯?”

  “当初不敢高考,非要出国。她家资产都在股市,正赶上大跌,给套住了,到了大三没钱上学……她就休学,去当护工,可是……生活勉强可以,想攒学费完全是扯。直到几年以后股市终于解套,刘小莹才回去上课,可是已经跟不上了,被人退学,转到大专。一开始还挺不错的,后来也是吃药、犯困,又跟不上了。在加拿大黑户N年,到处打工,牙齿蛀了都没法补,疼得嗷嗷叫……还有别的惨事,什么男友骗钱跑路……前几个月终于不理她爸脸面,一张机票回国,现在在个创业公司,跑业务。”

  夏九嘉:“……”

  他们又说到了经玲房娜总是群发售楼广告;某某朝族同学已在韩国出道、而且挺红;某某女权主义嫁的老公出轨,她却迫于经济压力无法离婚、咬牙忍着;某某漂亮男生离开顶级央企,和gay老公跑到荷兰创办品牌、设计服装;某某向学生家长卖东西;某某得了世界比赛大奖;某某讨厌老杨太太、不学物理、现在商场里当导购;某某父亲是LL大化学教授,送女儿出国读博又帮女儿留校任教……

  到这,白酒喝完。

  夏九嘉与沈曦两人一同起身,说:“我去买。”

  另外几人站起:“都去都去都去!”

  于是晃晃悠悠跑到商场买酒——那家奇葩餐厅只有两三种酒,还都难喝。

  夏九嘉的小臂有力,拎着N瓶,回想六班众人遭遇,心情沉重。

  其实十分正常——有人好,比如自己、沈曦、上官凌霄,有人不好,大部分人不好不坏,比如罗婷婷、叶萌萌……

  然而,一切终与当年不同。

  16年前“散伙”那天,大家举杯同饮,说“祝六班的全体同学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理所当然,终是黄粱一梦。

  他提着酒,莫名想起那个名句: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对了,九嘉,沈曦。”蒋洁忽然问道,“你俩……是一对吗?”

  “???”

  “一直好奇。”

  夏九嘉说:“是一对儿。”

  “耶!”蒋洁兴奋,“腐女雷达,准!”

  “……”

  一旁安众听到,问:“夏哥,沈哥,一直不懂……搞基、处对象儿,跟当朋友兄弟,有啥不同?能说说么?”

  夏九嘉说:“是一种更亲密、更细腻的情感。”

  安众:“???”

  夏九嘉笑,不再补充。

  该怎么讲呢?

  那是火星稀稀薄薄的氮和氧,是黑海刻赤海峡腥咸的沙,是重庆嘉陵江边轻柔的风,是CC海山公园淡淡夕阳,是第一次见到沈曦,他在阴影里面行走,两条长腿一剪一剪,脚边飞起的一群白鸽。

  而听到夏九嘉的话,沈曦小声:“冻儿,你是喝纯净水长大的吗?”

  再进包间,剩下的人八卦中心已经转至外班同学。

  “哦哦,夏哥!”安众重新打起精神,替人八卦,“10班那个柳木子您还记得不?表白过的!”

  夏九嘉说:“记得。”柳木子,军训期间便被盖章“高一新生四大校花”,大眼睛双眼皮,表白过,写什么“我原以为,爱情总存在于蓝天白云下、碧水湖亭中、田野山花间,然而,其实也可以是一起讨论函数,共同探索牛顿运动定律,或者相对而坐,思考金属非金属及化合物……”被他无情戳穿“你根本不喜欢我,你只是想学做题”的事实。之后,他又见过对方一次,当时化学老师十分发愁对方,说“柳木子,你文科分都那么高,尤其英语,147……物理化学就刚及格,这样不行的呀,光两门好有什么用……”

  安众继续:“她现在也牛逼了!柳木子光英语好,可胆子大,能折腾,高考结束冒充大三,当美国人的英语助教。上的中传,入学生会、办英语NGO,还搞微商……挂了几门课程,不过补考通过,GPA还看着挺高。因为英语好呀,GRE和托福分高,申到美国名校,转学人力资源……嗨,毕业以后,还是那句,人家英语好呀,拿到谷歌offer,秒掉其他国际学生!去年当了部门副总!VP!”

  瞥见沈曦盯着自己,夏九嘉便故作冷淡:“嗯。也没什么太了不起。”

  安众:“还有齐暖,也在美国谷歌总部,当工程师,一年大概几十万刀。娶了老婆,还没孩子。”

  “嗯。”安众学了几年生意,智商情商突飞猛进。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戏精守护者大撞阴阳路我超娇弱的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你不许凶我[重生]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