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娇弱的|第78节

推荐阅读:、独身男女(作者轻云淡)王爷种了一盆花朝思暮尝男儿行反派皆男神[快穿]药女医仙从妻记奶奶也混娱乐圈想红想疯了[娱乐圈]种运之眼蛊术极品后院大管家重生之逆战西游冠宠嫡妃金主.超级蛋蛋锦衣绣春军欢诱宠上校是军痞豪门冷少的贵妻情书六十页
第74章

  郗长林记不清自己是挂着怎样的表情走出酒吧、回到车上的。

  前往言歆婷和贺源这对新婚夫妇的住所路途上, 他想了很多,也懂了很多, 但更多的是无以弥补。

  难道知道了贺迟拿自己的轮回往生为代价来寻找他, 他就要停下脚步,不去杀死那些该杀之人吗?

  不会的,郗长林做不到。

  贺迟已经起了杀心, 所以他更不能让罪名由贺迟承担。那个人已经没有了来生,就应该让他平安地过完今生, 尽可能地活得长久喜悦。

  只有活着,贺迟才会记得他。

  只有活着, 贺迟才能够遗忘他。

  郗长林头靠上后座,将风衣衣领立起,遮挡住大半张脸, 随后闭上眼睛,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九点过十分, 车抵达塔山西侧半山腰别墅群中。

  言歆婷和贺源选择的位置不可谓不巧妙, 人们常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眼皮子底下, 反而是将自己置身在了对方的盲区。

  他们在别墅群最深处,丛林掩映, 花枝蔽道, 背后是悬崖,江水扑来,泛起雪白浪花。

  别墅内部遍布监测探头, 只要无法通过身份验证,就会被扫射致死,这个装置解锁起来十分耗费时间,郗长林让系统直接开车从雕花铁门顶进去,再抽出吉他盒里的几把刀绑在腿上,然后给手枪装上子弹。

  “哎,没有重武。”喧嚣震天的响动中,系统一边联网锁死地下车库大门,一边有些遗憾地开口。

  “你以为我们还在之前那个比较混乱的社会中,能从天上往地面轰火箭炮?”郗长林哼笑一声,按下车窗,一枪顶上朝他们奔来的某个黑衣保镖腰间,扣下扳机。

  “那给把狙也好啊,就不用这么兴师动众了。”系统嘟囔着,又忽的拔高声音,“哎——老大三点钟方向,有人架枪了!”

  郗长林让系统将敞篷打开,边凉凉笑着,边朝那个架枪的人掷出一把匕首:“你怎么不说给贺老板打个电话,让他空投支援我们。”

  “他们早有准备,保镖一共有三十人,言歆婷和贺源正在其中六人的护送下从侧门撤离。”系统语速飞快,在花园草坪上沿S形游走,避开从不远处射来的子弹,“这些人还在商量着把我们逼退到悬崖边上!”

  郗长林平平一声“啧”,“还真是地理位置优越。”

  “要不然我直接碾过去吧?我们真该开一辆装甲车出来。”

  “你怎么不说开一辆挖掘机?直接把这些人给锄掉,多棒。”

  “还是别了,要是拦腰斩断了,多血腥,不适合我。”

  “哦,你把人家脑浆碾出来就不血腥了。”

  系统嘿嘿笑了声,猛地一打方向盘,将从斜后方扑出来的一个保镖撞到树上,而郗长林反手挥刀,直切一人胸口。

  二十四个保镖很快只剩下一半,但同时,郗长林和系统被困在别墅前坪止步不前。根据系统探测,言歆婷和贺源已经撤离到了别墅外的树林中。

  “老大,这样下去不行。”系统有些焦急,“你开车过去找那两个人,这里交给我来对付。”

  “你行吗?”郗长林分神瞥了系统一眼,后者回以他一个信誓旦旦的眼神。

  系统说:“当然了,出门在外总要做好万全准备,我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购买材料制作了七八根长枪。”

  “还真是出乎意料。”郗长林呢喃,倏尔提高声音,“可别炸到自己了。”

  “当然了,逃命,我是一流!”系统边说边从驾驶座起身,顺手接过郗长林递来的一把枪和一柄刀,从敞篷跳出,再利落地挥刀,逼退即将近身的人。

  混着雨水,铅灰sé风衣衣角在半空中起落,郗长林借力跃到驾驶座中,调转方向盘,将车开往偏门。

  言歆婷他们临走前给这扇门落了锁,但都逃不过系统的网络,郗长林来到门前那刻,偏门自动往两侧滑开,不曾见到半点拖延。

  郗长林还剩下一把自动手枪,十三发子弹,以及两把长刀、一把匕首,对付言歆婷与贺源在内的八个人,若是放在从前身体健康时,应是不在话下。

  但依照现在这个身体状态,又考虑到被言歆婷和贺源安排随身保护的六个保镖身手肯定不凡,以及贺迟他们家族十分注重体术培养,郗长林心知肚明能否杀死那两个人,存在着一定悬念。

  雨声哗然,树林间脚印杂乱,郗长林弃了车,懒得花费精力,直接拖出氪金商城面板,用道具对那一行人进行追查。

  保镖一共有六个,一个人留在后方侦察,其中五人以倒三角战术前进,将言歆婷与贺源保护在最中心。

  郗长林在侦察者后方弃车,悄无声息逼近他身后,一刀划破喉咙,再捡起他身上的对讲机,揣在风衣口袋中。

  几乎是瞬间,刀刃上的血迹就被大雨冲刷了一干二净,郗长林反手握住刀,冷然一笑,继续前行。

  言歆婷到底是过了五十的女人,就算前段时间没在拘留所吃多少苦就被保释了出来,但她让言家重新接纳她、让贺源同意和她结婚,又极力避免自己行踪暴露,耗费的心神实在是太多。

  在暴雨天气里徒步走山路,心思悬在一线,没过多久,就跌了一跤。

  贺源对她没什么怜惜,近乎粗鲁地将她拽起来,连鞋掉了也不管,就拖着往山下走。

  郗长林给自动机关枪装上弹夹,解决掉游离在三角阵边缘两人的其中之一,从他身上扒下武器,挑了棵分叉较低的树架枪,开启自动扫射模式后,转身绕开。

  霎时之间,藏在树梢上的鸟被子弹声惊飞,树叶与鸟羽大片掉落,风衣下摆在半空中旋转,趁着几名保镖的注意力都被自动扫射机关枪吸引,他从树后绕出来,一手持刀,一手握枪,飞快放倒了三人。

  一连串动作做下来,郗长林开始喘气,躲避子弹时不再那么及时,手臂上多出两处伤口。他斜跨一步,回到遮掩物之后,从口袋中掏出第二支注射剂。

  疼痛被压下去,大脑神经再度兴奋,手枪在指间转了一圈后,郗长林抬起手来,砰砰砰开火,解决剩下两个保镖。

  言歆婷彻底被贺源抛弃了,后者逃走之前,还拿她当了一次挡箭牌。此时她跌坐在血泊之中,左手捂着右手手臂上的伤口,瞪着眼却不敢抬头。

  郗长林丢开已经没有子弹的枪,迈开步子,朝她走去。

  “有什么遗言吗?”他在言歆婷身前止步,居高临下地睨视这人,声音依旧带笑,“当然了,就算有遗言,我也不会听。”

  说完这话,郗长林一把拎住言歆婷衣领,把她从地上揪起来。言歆婷的眼底满是惶恐,嘴唇嗫嚅着,却因为脖颈被勒住,而说不出话来。

  “想求饶?”郗长林轻声道,同时将言歆婷狠狠摔上就近的一棵树干,再跟过去一脚踹在她腹部,“但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求饶,已经很晚了吗?”

  言歆婷本涨得通红的脸瞬间煞白,她顺着树干滑落在地,尔后抬头死死瞪着郗长林,趁着和他之间存在着那么些许距离,竟想爬开!

  郗长林一声冷笑,重新将她踹回树干上,再抽出一把长刀,直直将她钉死在了上面!

  “慢慢享受人生中最后的时光吧。”郗长林冲言歆婷眨了下眼,比了个再见的手势。

  轰隆一声雷响,大雨犹如盆泼。

  还有最后一个贺源——

  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郗长林迈开步伐的瞬间,一声震天的爆炸声从别墅中传来!

  大地为之震颤,山坡上的碎石哐哐当当滚落,郗长林抬起头来,看见雨幕之中硝烟滚天——是系统引爆了炸弹,看这架势,恐怕是所有的一起引爆!

  郗长林掏出手机想要联络系统,但多年来逃生的本能让他骤然侧身,躲开从右上方砸来的一拳。

  是贺源。

  他已经被郗长林弄得头破血流,但一双湛蓝眼睛中,流露出的神sé狠戾无比。

  “根据辈分,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儿媳妇?”如鹰钩般注视着郗长林,贺源迅速抽身,似笑非笑道。

  “这不太好吧。”郗长林手抄进口袋,耸了耸肩,“毕竟我们迟迟不太承认你这个父亲。”

  “是吗?亲生儿子竟然长歪成了这样,那我只好清理门户了——”

  贺源拖长了语调,猛地一下将枪拔出,郗长林和他同时出手,拿起之前捡的对讲机,狠狠砸向贺源手腕。

  郗长林不止这一把武器,贺源同样,不过前者手上只有冷兵,后者口袋里藏了不知多少把枪。

  青年避开对方射出的子弹,旋身错步逼近他,硬生生将中距离拉近,但奈何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过瘦弱,肌肉力量比不过对方,三下两下后,就被卸了长刀,按倒在地。

  “儿媳妇,还要跟父亲杠吗?”贺源狞笑道。

  “哦?父亲?我记得我只有一个父亲,不过两个月前就躺进了棺材里,你是他吗?”郗长林说得漫不经心,藏在风衣袖管中的匕首落入手心,猛地一旋身,往后递出。

  暴雨夜里,风中传来的声响悄然变化,郗长林辨认出那是直升机的声音。

  如果是贺迟,他应该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暴露,想到这里,郗长林心下一沉。

  贺源也发现了这一点,并不抬头去看,反手一劈打在郗长林手腕上,再度将他按压在地。下一瞬,郗长林抬腿飞踢,竟是凭着巧力将贺迟给掀翻!

  他抓紧这个机会站起来,此时直升机放低了高度,挂着密林树梢过去,紧接着副驾驶上的门被推开,有个人跳了下来。

  来人身形修长,剪裁得体的衬衫与西裤将身体线条勾勒无余,他着陆过程中衣衫不可避免被打湿,但风一吹来,刘海掀起,一双湛蓝眼眸显露而出。

  湛蓝的眼睛对视上另一双湛蓝的眼睛,贺迟手里拿着一把狙击枪,却不选择从远处射杀,而是将枪用成了冷兵器,骤然贴到贺源身前,在猛地一挥——

  咚——

  咚——

  两道声响接连而来。

  第一声,是贺迟打中了贺源脖颈,第二声,是贺源倒地。

  随后传出第三个声响,贺迟补了一颗子弹在贺源后心。

  郗长林目睹此,舒了一口气,靠着树干席地而坐。六个保镖其中之一就死在他身旁,郗长林手探过去,将这人的枪抓紧手中。

  “你居然提前醒了?”郗长林疲惫地闭上眼睛,内心仍在不安跳动,声音差一点被大雨吞没。

  “Emi把我强行唤醒了。”贺迟快步走过来。

  郗长林说得略显遗憾:“哦……我忘记了这个。”

  贺迟冷哼一声:“就不问你从哪里弄到的枪和子弹了,你系统那边,Emi已经过去了。”

  郗长林:“我担心统统的情况很不好。”

  贺迟扬高声调:“你就不担心自己的情况?”

  “你看到啦,我就是这副模样了。”郗长林抻直了腿,半点不愿动弹,他浑身上下都没了力气,此刻除了睡觉,别无他想。

  贺迟用有些失落的语气道:“郗喵,你都不睁开眼看看我吗?”

  “不看了不看了。”郗长林用小孩子撒娇抱怨的口吻对贺迟说,“你也不要看我了。”

  贺迟蹲到郗长林面前,抬手拭去他脸上血迹与泥土,轻声说:“这怎么可能,我会看着你,直到我死去为止。”

  “你是要殉情?”郗长林一下子就明白了贺迟的意思,猛地睁开眼,抬手想要抓住贺迟衣领,狠狠质问一番,但就在此时,余光却瞥见了某个影子!

  郗长林瞳孔骤然缩紧,接着抬的动作改为推,一直撑地的、握着枪的右手举起,用力扣下扳机。

  ——贺源穿了防弹衣,刚才的躺尸不过是伪装。此时此刻,郗长林与他同时举枪,皆选择了将子弹射向对方眉心。

  砰——

  两声响叠加成为一声,郗长林被暴雨不断冲刷的脸庞上,漂亮的眉骨中心,倏然开出一朵血花。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戏精守护者大撞阴阳路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你不许凶我[重生]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