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娇弱的|第79节

推荐阅读:、[古穿今]琵琶精的奇葩日常史上最牛道长神权天赋天龙八部男神总是词穷上身影后阴阳师秘事男神太会撩[快穿]重生动漫之父医见钟情王爷你干嘛自爆已婚后粉丝迷上了我老婆万剑邪神我闻起来很好吃男人不能怂你当我有病婚情告急总裁的旧爱新妻一剑飞仙家有鬼妻醉卧美人膝嗜爱
第75章

  死亡是什么?

  是五感逐一剥离, 意识坠落黑暗,再不见日月光辉;是打三途川而过, 走上轮回的桥, 再不记前世风尘。

  是新生,又一次干干净净来到这个世界上,无论微笑或哭泣, 都不再与往事相关。

  郗长林不期盼来世,此时此刻, 唯一在意的,不过是贺迟是否会将他忘记。

  墨西哥人认为人会经历三次死亡。第一次是生理学上的死亡, 呼吸停止,心脏不再跳动;第二次是亲友在葬礼上目送死者远去,法律上注销所有的证明;第三次, 是最后一个仍铭记着的人把回忆忘却。

  对于他们而言,死亡是一场狂欢。郗长林希望贺迟也能狂欢着送他远行, 再微笑着忘掉这段和他相关的记忆。

  郗长林不禁开始琢磨, 如果六年前的那个夜晚, 他没有出现在酒吧, 或者贺迟晚去几个小时,贺迟的人生该是怎样。

  大概会是——历经波折在家族内斗中获取胜利, 坐稳大家长的位置后, 和一个漂亮干净的人谈恋爱,或许会分手,或许会结婚, 或许会有自己的孩子,又或许需要从分家过继,但无论如何,都该是安稳顺遂的一生。

  没有得知郗长林死讯后的飞机失事,没有被主神选中成为任务者穿越九个世界,没有为了寻找到郗长林而交换出自己的来生。

  贺迟将会过幸福喜悦的一生,将会一次又一次通往新生。

  宁静安好。

  如果那个夜晚,在TRUTH酒吧中,贺迟没有遇见他就好了。他走他黑暗晦涩的人生路,而贺迟,则奔向另一头,被鲜花与阳光所拥抱。

  没有交集,各自天涯。

  可这样想着,他为什么会落下泪来,为什么会呼吸不畅,为什么会那么的……不甘心?

  不甘心贺迟牵起别人的手,相拥与亲吻。

  漫无边际的黑暗中,郗长林垂在身侧的手骤然攥紧,竟是试图挣扎出这让人沉溺让人空虚、名为死亡的束缚。

  但是无果,他双眼不可视物,双手不可触碰,双腿无法站起。

  一切都是徒劳的,命运的轨迹既定,他是正下坠前往死亡深渊的亡魂,正一步步迈向轮回之门的往生者,除了来世,别无他处可去。

  但郗长林不想放弃,虽然说过什么如果人生无遗憾、那么或长或短都无所谓的豪言,虽然一遍又一遍告诉别人死亡不是终点、而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可真正降临到头上时,依旧是那么的不甘愿。

  死亡是下一段旅途的起点,可相遇时再无法相认,相视却漠然错身,那也太悲哀了。

  ——最重要的,是那个人没有来生了。他会化为风化为雪,是尘埃一点,是飞花一片,是清风是朝阳,但唯独不再是他自己。

  所以贺迟的后半生,贺迟仅有的一生,他怎么可以不陪在身边呢?

  郗长林剧烈挣扎,像游泳一样拼命上下滑动手和脚。

  穿过眼前无穷无尽的黑暗,跨过耳旁令人心颤的静谧,不知过了多久,不止走了多少距离,终于,在精疲力竭那刻,于头顶见得一丝光芒。

  如同溺海的人冲破水面,郗长林死命往上一钻,猛地吸气——随之而来的,他发现自己睁开了眼睛。

  视线中,夕阳如火灼烧云堆,远处长河绕过苍莽高山,流向与天相接之处,河岸上凉风一歇又一歇吹来,从眉宇间拂过,摇响檐下的铃铛。

  叮铃——

  这里是关家隔壁的宅院,一桌一椅一花一木都是和风,恬淡清雅。

  郗长林正坐在庭院外的长廊上,垂手不远处,是一盘和果子,还有一壶茶。

  这是,活过来了?

  但这个问题还没想明白,郗长林身后传来一个平直的声线,语气毫无波动:“主人说,他希望您能在这里醒来。”

  郗长林霎时一怔,随后偏头,看见Emi跪坐在他后方,身上穿着一条款式简单的黑裙。再往远一点看去,管家政叔站在转角处,一身纯黑西装,朝郗长林安静鞠躬。

  “贺迟呢?”郗长林似乎明白了什么,手指微收,声音有些颤抖。

  “主人他……”Emi敛下眸光,话音微微一顿。

  这是郗长林第一次见到她欲言又止,不祥的预感加深,一颗心止不住狂跳。

  Emi继续了她的话,却是没有勇气将句子说完:“主人他希望您能活过来,拥有健康的身体,所以……”

  郗长林不想承认,不敢承认,但不得不承认,他猛然一拳砸到地上,说:“你们都穿得跟参加葬礼似的——所以他为了让我活命,又一次和神做了交易,是不是?这次的代价,是他的生命,是不是?”

  “是。”Emi低下头去,轻声开口。

  “他早就计划好了,是不是?”

  “是。”

  坐在廊边的人嗖的一声站起来,接着一抬脚,将那盘和果子与茶狠狠踢进庭院中。

  郗长林想要挣脱死亡,所以拼命向上挣扎,他看见了一丝光,便不管不顾去抓住那丝光。可谁能想到,那寸缕光线竟是贺迟用生命替他点亮的。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这不是他期盼的重生,如果是这样,他真该一头扎回去,去那往生之路,去饮尽茶汤忘却前尘,再不管是否能与贺迟继续的今生。

  盛放茶点的器具尽数摔碎在地,郗长林在长廊上走了两步,又一脚踢上立柱。

  “谁要他用自己的生命来换我的命?谁答应他用自己的生命来换我的命?我的死活,凭什么他做决定!”郗长林怒吼着,倏地猛然扭头,从风衣口袋中摸出某个东西掷向天空。

  “主神,神明大人,我知道你在看、在听。”郗长林压低声音,拳头死命攥紧,整个肩膀都在抖动,“你们这样擅自替别人做决定,擅自把死的人救活,有没有想过那个死人是否愿意!”

  “我不要这样的来的一条命——我要你,把贺迟给我换回来!连同他拿去给你做交易的所有来生,统统都换回来!”

  郗长林咆哮着从长廊这头来到那头,又由彼端回到此端,瞪红了一双眼重复那番话语。

  政叔悄然擦拭去眼角的泪水,想上前将发疯似的郗长林按住,但就在此时,庭院里落下一道光芒。

  这光芒不似天光,它从庭院中那一池莲上拂过,打着旋儿,落到檐下风铃上。

  叮铃——

  “和神做交易,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那道光芒如是说道。

  郗长林注视光芒,咬牙道:“无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包括永远成为我的任务者,永生永世在无尽任务中徘徊,入不了轮回,活不了自己的人生?”

  “包括。”

  风铃上的光芒落到郗长林面前,慢悠悠转了圈后,道:“你不后悔?”

  “我不后悔。”郗长林面无表情,眼神坚定。

  “那就走吧。”

  这话说完的瞬间,光芒扩散开来,将郗长林全然笼罩在内,丝毫不给犹豫反悔的机会。

  郗长林闭上了眼睛。

  风又起了,风铃清脆一声响后,他消失在原地。

  光芒未散,但夕阳被河流吞噬了一干二净,夜sé倾泻开来。

  一直跪坐在长廊上的Emi却站起身,踩着室内鞋走到那串风铃底下,抬头冷静道:“大人。”

  “什么?”主神竟是笑了一声。

  “您之前曾告诉过我们,跟随任务者完成九次任务的系统,能够得到一次许愿机会。”

  “是的。”

  “编号为4757的系统在系统回收使者来到前,曾告诉我,他想许愿让我的主人与他的主人郗长林得到幸福。”说着,Emi换了站姿,双手交叠在身前,朝光芒鞠躬,“我想和他许同样的愿望,并且希望他们能够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中。”

  主神又笑了笑,“这样的话,你会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像人类一样活一次’的机会。”

  Emi也笑了一下,眼角的凌厉被柔和了去:“没关系,只是将所有存储清零,重新投入到任务使用中而已。”

  “你们这几个人……不,你们这几个,总是一个能为另一个牺牲,还真是有趣。”主神说道。

  “这不就是您派遣智能系统到任务者身边,希望能够观察到的人性吗?”Emi平静道。

  神没有回话,光芒再次扩散,如风一卷,带着Emi从长廊上离开。

  夜sé清透,秋风偏凉,拂叶而过,细腻无声。

  *

  郗长林睁开眼睛。

  悠扬钟声在远方响起,周遭云堆如絮,鸟群飞过,羽毛纷扬。郗长林站在这虚无缥缈又圣洁浩瀚的场所中环视四方,却没见到分配给他的系统。

  这跟他与编号4757系统的初次相遇有些出入,青年不禁蹙起了眉。他站在原地等候了将近三分钟,轻喊一声后,拨开面前的云与鸟羽,朝前走去。

  这一步,却让他跨进了某个意想不到之处。

  ——绿草成茵,织成一张属于春天的毯,洁白细小的花如星辰洒落,点缀上几分轻快。

  风拂过,衣袂飘扬,郗长林视线移动,看见自己怀里抱着一把吉他。

  他猛地一下抬头,不远处一座又一座漆黑墓碑无声静立、闯入视线。

  这样的场景与记忆中交叠,是十七岁的春天,一个阳光不怎么好的下午,郗长林逃课来到埋葬他母亲和外公的公墓旁,一遍又一遍弹着《送别》。

  就是在这样一个下午,他和贺迟擦肩而过。

  来不及去想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间节点,郗长林似有所感扭过头去,对视上一双湛蓝的眼睛。

  按照曾经的命运轨迹,贺迟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走过来,但如今,他将挂在臂弯中的外套交到身后人手中,大步走向草坪外的青年。

  郗长林眼睫微颤,抱着吉他从地上起身,伸出手去,笑着喊了声“迟迟”。

  隔着一把做工并不精良的吉他,贺迟将郗长林揉进怀中。

  微风正好,这一年,贺迟二十二岁,郗长林十七岁。

  春天还未走远,夏天在不久的将来,之后的秋风与冬雪,他们都要一起走过。

  —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戏精守护者大撞阴阳路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你不许凶我[重生]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