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看见战斗力|一百七十四章:飞龙仪仗

推荐阅读:、夜场手记青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开挂明月不如你超级基因优化液钻石宠妻水墨田居小日子最强网络神豪弑天刃重生之悦君歌大丈夫邪王火妃殿下等着瞧情赊美人心天子掌中宝你来一下子我念一辈子种田小娘子我的未婚妻是修真者重生之初衷南北杂货一颗小草莓
  若雷霆般的驾临宣言响彻龙谷上空,御兽宗年轻一辈的弟子听到这般挑衅自是勃然大怒。

  而鳞宗某些年长的前辈听到这句话,却不自觉双眉紧锁,顿觉头大。

  对于某个时代的鳞宗弟子来讲,这个声音真是想忘都忘不了。

  而这个家伙不是被关押在万劫谷受刑么,为何会说让他们出去迎接?

  且不管这些长辈们如何误解,龙谷的御兽宗弟子倒是纷纷耐不住了,呼朋引伴,御使着战兽便冲杀出去。

  只见龙谷中万千姿态各异的凶兽升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带翼龙兽,一看便是有龙族血脉的稀有品种。

  当这些凶兽升腾而且张开翅膀,足将人间的光明遮蔽,而聚合一起的凶兽气息更是让谷内弱小走兽瑟瑟发抖。

  龙族本就是鳞虫之长,又善风云变幻,当千万头掺杂着真龙血脉的战兽气势,天地为之sé变。

  乘着龙兽的鳞宗弟子举目四望,看到了炎天处有股惊人煞气正在朝龙谷推进,想来就是刚刚大放厥词的狂徒。

  不是放出狂言要鳞宗迎接么,好好感受大鳞宗的战阵气势吧!

  发现目标的鳞宗弟子驾驭着座下龙兽,组起群龙战阵便往炎天推进,那惊得天地变sé的战阵气势,足以让封号强者心惊肉跳。

  而炎天来的不速之客显然也发现了集结起的龙兽战阵,却不见惊慌,反而不住的点头。

  见来人丝毫没有把战阵的威慑放在心上,愤怒的鳞宗弟子齐捏印诀,龙兽战阵再次提速。

  只见各sé灵能如衣般将龙兽同鳞宗弟子罩住,极速飞行拖曳的流苏,给苍穹留下无数道斑斓的线条,而魄力惊人的战阵像是流星要撞进大地怀抱,这沛不可挡的伟力目标,正是炎天来的狂徒。

  眼见群龙战阵起,眼见穹顶虹芒现,目标人物曹烈开怀大笑,唯有这样的隆重场面,才当得起他衣锦还乡的仪仗,只是现今鳞宗的小鬼太没眼力,到了这个距离还没有认出他,该要教训。

  典狱长一步迈出,身形便闪烁在百丈开外,几步之后同群龙战阵便只剩十数丈的距离。

  这样的情况下,即便御兽宗弟子想要刹车也来不及,任谁看不速之客都有尸骨无存的局面

  可诡异总是那样猝不及防,眼看狂徒便要葬身龙腹,怎料已经成势群龙战阵突然起了变化,操云弄风的战龙好像突然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就像一副列在半空的七彩骨牌,以战阵冒锋的战龙为首,齐刷刷地坠落在地。

  沉重的兽躯像是从天顶抛落的巨石雨,将大地撞得烟尘四起,连番的轰鸣声震得炎天一代鸟兽惊飞,扬起的沙尘把天上的虹芒都给抹去。

  待得尘埃落定,便看见混乱之中的龙兽坠落竟沿着某种不自然的规律,坠落造成的无数坑洞整齐列成两条朝龙谷延展的圆串,而凹陷的两列大坑中间竟拱出了一条可供行走的大道。

  而大道的两旁是凹陷的巨坑中,是驱策战龙不能的鳞宗弟子和双翼伏地,龙角垂土的战龙。

  背负双手走在凸起大道上的曹烈就像是检阅领土的君王。

  毫无疑问,这是他蓄意营造的气氛,目的便是告诉整个鳞宗,那个曾经被他们视作耻辱的人,如今衣锦还乡!

  没有再用类似缩地成寸的手段,曹烈双足踏在坚实的土地上,一步步走向龙谷线天。

  而两旁凹陷的大坑中,仰望着来者嚣张步伐的,是表情复杂的鳞宗弟子。

  如果刚刚他们认为是狂徒挑衅,所以自发结阵出来迎击,那么此时他们只希望这狂徒心眼不要太小才好。

  掌握着鳞宗驱策战兽最高权限的密令,同时作用万千头的可怖技巧,还有这魄人气势。

  种种条件加在一起,妥妥鳞宗前辈无疑,只是让人不解的是曹烈模样。

  眼下这儿站着几乎龙谷鳞宗七成的弟子,却没有一人知道来者身份。

  于是这些弟子纷纷以传音开始交流,殊不知这些自以为低调的交谈,却是已经曹烈听在耳中。

  百多年的时间,足以令沧海变作桑田,他留下的传说,也早就在风尘中褪sé,这些不过三四十岁的年轻弟子不认他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对此曹烈早有预设,自然谈不上什么心境波动,况且这次他回龙谷,可不是冲着在年轻一辈中提升知名度来的。

  战龙拱起的大道很长,但始终不够铺到线天,而曹烈好像也过足了走红毯的瘾,在即将走到迎宾大道尽头时,消失不见。

  曹烈出现,已身处龙谷之巅,刚刚霸气无边的麓阳典狱长,正站在一颗大树前,将双手恭敬交叉身前,弓背垂头。

  在他面前,是个穿着红绿大花袄的老头子,背靠梧桐巨木双腿叉开蹲坐,面前放着块金盘还有个胖肚酒壶,金盘上有堆成小山的花生果,以及满地的花生壳。

  只见老头抓起一颗饱满的花生豆,两指一合蹦出“啪”的脆香,将饱满的花生豆挑出,两指一捻剥了皮的花生豆就自动跳到了嘴里,像是某种专门训练过的特殊技巧。

  老头一边咯嘣咯嘣嚼着,一边又伸手往花生堆上探,好像根本没看见出现在身前的曹烈。

  待得吃了十几颗花生果后,才操不知出处的浓重口音说道:“你这娃娃,回来就回来罢,吓唬小娃娃作甚,你看那些个小飞龙哟,都吓得不会扑棱了。”

  “老祖说得是,只是游子归乡有些兴奋,今后再不会了。”

  恭顺站在身侧的曹烈听到老头怪罪,将身子伏得更低。

  若是有麓阳城的狱卒在这儿,绝对不会相信眼前之人就是他们熟悉的典狱长。

  “咦(yi4),有些长进嘞,不错不错。”

  听到曹烈认错的花袄老头眯眼笑着将金盘捧起:“吃。”

  “多谢老祖。”

  曹烈十分自然的跪坐下来,双手并用恭敬的取走花生堆里最大的一颗,拨开,捻皮,放入口中咀嚼。

  “不给了,娃娃一点儿不知道客气,这是最大的一颗!”

  老人看着曹烈将最大的花生豆取走,嘟囔着将金盘藏到了身后。

  “老祖不赐,娃娃不会讨要,若赐,自然要挑最好的。”

  曹烈笑着将手中比旁的大上两圈的果壳往地上一丢,然后拍着胸口笑道:“况且,娃娃不白拿老祖大果儿,这次回来,带着好料!”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戏精守护者大撞阴阳路我超娇弱的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