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守护者|第103节

推荐阅读:、隐婚风波总裁的100天新娘通天鬼眼继妃上位攻略炮灰为王[快穿]爱是澎湃易燃霍先生你别慌玄学大师是吃货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者最好不过明天见师兄别来无恙春日宴缉凶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书]天尊重生逆袭者妖魔战神诊金太贵神道丹尊三国之帝临天下都市之拨云见日
  “呵!”陆老弟被他堵住,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只恨恨道,“你是巧舌如簧!怪不得能把所有人玩得团团转。”

  他一时恨急,情绪仍难平复。

  陆渐行却若有所思道:“其实你也不是完全没有翻盘的机会。”

  陆老弟转过脸,警惕地看着他。

  陆渐行道:“虽然公司章程漏洞多,但是你也可以像二叔他们要求的那样,提议召开股东会,推翻这次选举。”

  “然后呢?”

  “扬元投资现在掌握的股份,加上我的那部分,显然还不到二分之一。”陆渐行道,“到时候你如果能联合所有小股东,那就还有翻盘的希望。”

  陆老弟的确有这个打算,只是没想到陆渐行会这么说,他不知道这人要干嘛,只能等着下文。

  陆渐行接着道:“不过你今天应该注意到了,王董之所以弃权,是不想让别人上位而已,他对于罢免你这事可是双手赞同的。所以到时候我们可以分步进行,先投票罢免你,这一点毫无难度。对你而言,下台是必然结果。”

  “你……”陆老弟反应过来,又惊又惧,“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就是为了把我踢出去?”

  陆渐行摇头:“我要踢的不是你,是所有不适合在公司任职的人,包括二叔和陆可萌他们。”

  “不可能!公司姓陆!谁也别想给他改名换姓!”陆老弟说完一顿,恨恨道,“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你们也别想上市了,我宁愿公司折在我手里,也不可能拱手让别人夺了去。”

  他说到这突然抓到了重点,冷笑道:“不管你跟扬元投资是什么关系,这次的十几个亿是拿出来玩的吗?我看不是吧?天颐真要完蛋了,你们也别想获利。”

  “如果融资款已经支付,你这么想还有点道理,”陆渐行道,“现在钱付多少了?”

  陆老弟一惊,心脏怦怦直跳:“协议已经签了,你们还想赖掉???”

  “投资人有成千上万种中止投资的理由,你是学术派,应该清楚这其中门道。更何况天颐本身问题就多,随便哪一样借口都可以。”陆渐行看着他,“所以你现在可以先考虑下怎么办。”

  陆老弟不受威胁,道:“……股东会是一定要开的,就当我通知你了。这次的罢免程序有问题。”他说完想起关键点,冷眼看过去,“你想要联合大小王总,他们可不一定会同意。”

  “如果我们会答应新CEO的人选由他们举荐呢?”陆渐行摊手,“到时候董事会格局仍是会变,只不过变成王姓彻底掌权。他们为此努力了几年,现在肉放嘴边,岂能不咬?”

  陆老弟:“……”

  陆渐行又笑:“当然这样一来倒也省心,王董上位之后,不用我管,他自动就会清理所有陆家的人,而且比我更快,也更狠。”

  陆老弟倒吸了一口冷气,靠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陆渐行等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随手拿出三支笔过来,放在桌子上:“现在公司的局面也是三派鼎立。今天叫你来,我就是先问个底。”

  他说完一顿,抬头看过去,“你是要跟我联合?还是想看着我跟大小王联合?如果是前者,那我可以告诉你,我只清除所有尸位素餐的管理者,不分什么姓氏。如果工作没问题,照常重用。公司要健康发展,这些毒瘤必须清除。如果是后者,那王董的意图你应该比我清楚,他会把所有陆家的亲戚赶出公司,包括你。别忘了,天颐在创立之初本来姓王。”

  陆老弟盯着桌面:“不怕死的问一句,如果我跟姓王的联合呢?”

  “那扬元投资会停止支付融资款。天颐才聘请了贾导,又参与了魔数科技的收购案,按照预估来看,资金链已经十分紧张。不出三个月,天颐的各处项目就会被迫停止……你想要鱼死网破,但其他的小股东呢?按照二叔他们的尿性,你觉得他们会跟你共进退?”陆渐行道:“当然如果真的共进退的话也没关系。公司高层变动,管理问题频出,项目被迫中止……今年的对赌天颐肯定完不成。到时候如果拿不出钱来回购战投股份,你觉得天颐会怎么样?”

  陆老弟听得心惊肉跳,半晌没有回神。

  陆渐行双手交握,看着他:“渐远,你知道问题最终出在哪儿吗?”

  陆老弟缓缓抬眼。

  “扬元投资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上市获利。”陆渐行道,“你估错了它的目的。无论是董事会规定还是排他期协议,优先权设置……所有的条款中都暗含威胁,让我失望的是,你一条都没有看出来。”

  陆老弟沉默下去,他直愣愣地盯着说,过了很久,才缓缓低头:“我……我认,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做到了……父亲他……”

  他突然哽咽,过了会儿才道:“我以为这个清明节,我也算有脸去见他了。他给我铺路这么久,一直到死都等着我做出点成绩……”

  “可惜你对不起他的期望。”

  陆老弟猛然抬头,悲愤地吼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说呢?是谁在灵堂上嚎啕大哭说自己对不起他!是谁痛恨一帮子亲戚见利忘义?你父亲怎么死的你不知道?!”陆渐行冷笑一声,盯着他道,“原本我今天可以不出面,事情发酵越久扬元的胜算越大。可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也不相信你到现在都执迷不悟!”

  他说完停住,一字一顿道:“你别以为自己对亲戚的忍让是善良,不分对错地全数包容,那只能是愚蠢!明天清明扫墓,你大可以跟你父亲说一声,你跟气死他的人握手言和了!”

  陆老弟恼羞成怒,腾的一下站起来,伸手猛地抓住的了陆渐行的领带,抬手就是一拳。

  陆渐行挨了一拳也不闪躲,按住陆老弟的手腕一推一拉,一个背摔把把他给狠狠砸在了地上。办公室里的文件电脑被扫落一地,陆老弟又起身,跟他缠斗到一块。俩人都练过拳脚功夫,这会儿却单使蛮力挥拳摔跤。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乒乒乓乓乱砸一通,个个大惊失sé,想要推门进来看看情况,那门却被人从里挡住了。

  十分钟后,陆渐行跟陆渐远各自狼狈分开,气喘吁吁地盯着彼此。

  秘书跟保安在外面着急敲门,陆渐行整了下衣服,伸手捋了几下头发,这才对外面的人喊道:“没事,都散了吧。”

  他说完又觉后牙槽疼,“嘶”了一声,没好气道:“草!下手真狠。”

  陆老弟“呸”了一声吐了口唾沫,扭头瞧见里面有血丝,顿时大怒:“你更狠!”

  陆渐行看了眼,揉了揉自己腮帮子,又过去看陆老弟的。

  陆老弟赌气扭头,被他捏着脸又转了回来,皱眉道:“我看看……厉不厉害,坏了,牙掉了?”

  陆老弟愣了愣,顿时急眼,扭头就要找手机看看。

  陆渐行放开他,一脸遗憾:“门牙掉了,快找找,一会儿丢了去……”

  陆老弟:“……”

  他小时候去陆渐行养父那边玩的时候正好换牙,有天门牙掉了,陆渐行不知道听谁说上牙要仍水沟里,愣是带着他走了很远去找水沟。

  他原本生气,再一想俩人以前的感情,今天的局面,心里又止不住地难过。

  “你以前对我好,我都记得。家里人都不愿提起你,我还天天问他们要哥哥……”陆老弟转开脸,红着眼眶道,“我一直拿你当我最信任的人……你就是对陆家亲戚有意见,大可不必这样。”

  “方法是很多,但是想一步到位,就只有这一条。”陆渐行也累了,在一旁靠着坐下,“你拿我当兄弟,拿他们当长辈。所以任何一项决议,你都会受他们的影响,我不跟你作对,就只能被迫接受。如果我坚持己见,你就只能当夹心饼干。这几年类似的情况出现过多少次了,你想过没有,如果这次我不插手,甚至完全退出天颐的话,你后面会怎么样?”

  “一个成熟期的项目就是资本市场上的肥肉,会有吴老这种身份的人千方百计分一杯羹,也会有媒体趁机讹钱,你虽然经验不足,但这不致命。真正要人命的是你身后那帮各自打小算盘的人。他们的每一个人都会成为你的把柄。只要你继续优柔寡断,那今天的局面只能更坏。毕竟别人可不会跟你顾惜兄弟之情。”

  陆渐行抬头看他,半晌后道,“我对天颐没有兴趣,如果你想继续做,那这事之后公司仍由你来管理。”

  陆老弟苦笑:“所以你的目的,就是把陆家的亲戚都踢出去?”

  “任人唯贤而已,好用的自然会留下。”陆渐行道,“我不会插手管理,所以要么公司我投钱,你来管,以后清清爽爽上市盈利。要么公司我撤资,干脆把天颐卖给扬元投过的其他企业。二选一,决定权在你。”

  他说完,回身从办公桌上抽出一张纸,上面赫然是需要清退的各位中高层管理员名单。

  陆老弟对着名单沉默了很久,才叹了口气:“你说的对,我没有你狠,这些人让我去辞我办不到。”

  也只能借别人之手了。

  不过这里面也不全是能力不行的。

  陆渐行看出他的疑问,坦然道:“养父待我,如同你父亲对你,所以我容不得任何人谩骂侮辱他。现在我亲手处置这几位,是替你解决难题,也是解自己心头之怒。”

  这天陆老弟从办公室出来,嘴角带血,一身狼狈,公司众人被吓够呛,却也肯定陆家兄弟这次是彻底翻脸了。

  几位陆家的高管更加愤怒,联名抗议,清明节这天一伙人又堵去公司,要求开股东会。

  陆老弟这天却不在,几人找他的秘书一问,后者答说陆总一早去扫墓了。

  事关紧急,陆二叔等人再也耐不住性子,呼啦啦一伙又奔去墓地,陆渐远果然自己在那,撑着伞伫立雨中。

  他口袋里的手机不安分地振动,那是陆妈妈的来电,责问他为什么不在公司。陆渐远第一通接起的时候先问她何时来扫墓,那边却避而不答,只催促他赶紧做事。

  雨势渐紧,丝丝细雨倏然转成豆大的雨滴,啪嗒啪嗒地砸在伞面上。陆渐远一遍遍地回想父亲去世时的种种,心中反反复复地琢磨懊悔,又倍觉惭愧。

  陆二叔一行人急匆匆赶过来,在身后七嘴八舌地催促他。

  陆渐远一直背对着他们,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

  几天后,天颐召开股东会,会上陆渐远一反常态,不仅自动辞去CEO的职位,并投票支持先前的职业经理人。他这话一出,会议室一片哗然。

  一旁陆家数位持股亲戚在一旁怒斥他脑子糊涂,大小王更是面面相觑。另有王导等小股东见局势已定,也跟着投票。这边票数已超三分之二,新任CEO趁机提出几样提议,也都顺利通过。

  六月份,天颐公司内部发生了大地震。

  中高层管理有半数被更换,部门机构砍的砍添的添。陆二叔因一时贪财遭遇P2P陷阱,上千万投资不翼而飞,并因给人牵线搭桥拿提成,现在被一众受害者堵在家里要债。他趁机逃脱去找陆渐远哭诉要钱,又将受害者引去了天颐传媒,声称天颐是陆家的企业,陆渐远会替自己偿还。

  天颐的员工被吓得不轻,保安只得报警处理。然而这事还是被人捅到了各路媒体上。媒体为了博眼球,标题盖章天颐传媒陷入P2P风波,公司被数十位受害者堵门。

  陆渐远又急又怒,忙得焦头烂额。

  陈彩知道消息的时候正在家休息,是一家媒体主编给他通的信儿。那人跟陈彩关系不错,知道他跟天颐还有牵连,因此出于人情告诉了一声。

  陈彩连忙对人道谢,挂掉电话后立刻去书房找陆渐行,问他要不要帮忙处理。

  陆渐行正在挑电影看,闻言摇头:“消息是拦不住的,不用管。”

  陈彩有些担心:“自从上次开完会,陆渐远就再也没找过你……兄弟俩真就要这么闹掰啊?这次你出手帮下忙,或许能挽回一些。”

  陆渐行想了一会儿,仍是摇头:“不用。”

  说完见陈彩不赞同地瞅着自己,又添了四个字,“我相信他。”

  他上次做局是逼着陆渐远站队,后者虽然做出选择,但心里仍旧别扭,跟他冷战到现在。这个坎儿能不能过去,得看陆渐远什么时候能够正视现实,自己扭过那根筋。

  陈彩心里叹气,但也明白事理。他看了看时间,问陆渐行:“晚上吃什么?我去买点菜。”

  陆渐行疑惑:“让阿姨做好了,你歇着。”

  陈彩故意歪着脑袋冲他笑:“阿姨做的不好,缺样调味料。”

  陆渐行想也知道他要说什么,忍不住笑道:“……你是不是从小在蜜罐里泡大的,怎么天天嘴巴这么甜?”

  “齁得慌啦?”

  “这儿哪敢,齁也不敢说,”时间还早,陆渐行也没有别的安排,干脆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好了。顺道散散步。”

  俩人一块下楼,才出电梯,就看见一个人正在楼前门禁那,胳膊几次抬起落下,似乎犹豫要不要按铃。陈彩看着那人有些眼熟,推门出去一看,顿时就愣了。

  陆渐远看到他也是一愣,脸上还有些不自在,指了指问:“我哥在家吗?”

  陈彩笑笑,侧身让开,等陆渐远看见里面的大哥后,他又假装随意地问了句:“正好我要去买菜做饭,渐远你爱吃什么?”

  陆渐远愣了下,嘴里“啊”“哦”两声,这才反应过来,抬手摸了摸后脑勺:“都……都行。”

  他还没正儿八经在大哥家吃过饭,这会儿才登门就被人热情招待,原来心里的不自在也散去大半。

  这天陆渐远一直在书房里跟陆渐行谈到深夜才离开。

  七月份,陆渐远收购了陆二叔及另几位亲戚的股份,让他们拿钱还债。随后,天颐明确表示因为今年公司高层变动太大,新收购项目尚未盈利并且受到舆论波及较大,因此放弃材料申报。

  陆可萌跟陆妈妈大惊,这意味着提前宣告他们对赌失败,等到期限一到,这边的股东会背上几亿债款。

  俩人想不明白明明发大财的事情怎么就会这个样,接二连三地去找陆渐远大闹。陆渐远直言自己无能为力,家里鸡飞狗跳数日,最后终于找到出路,将股份卖给了陆渐行。

  倒是大小王总一直硬抗,几次会议俩人忧心忡忡,跟扬元投资的代表一再谈判,表示作为创始人,天颐对自己而言就像从小拉扯大的孩子,恳请对方能手下留情,能再给一点时间。

  原本这事没什么指望,前一年环鱼娱乐就因为一模一样的事情遭到清算,如果扬元本就是恶意收购,又控制了董事会,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谁想有天召开临时会议,扬元的代表却一反常态。原来的对赌协议终于更改,时间延后三年。融资款会及时到账,并由陆渐远出任天颐的CEO,原来的职业经理人改任为CFO,王董为副董事长。董事会改为七席,除了创始人和投资人之外另设独董,一切工作按部就班正常进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大撞阴阳路我超娇弱的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你不许凶我[重生]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