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守护者|第104节

推荐阅读:、灵田农女小当家魔君师父上神徒弟吾当道重生豪门女学霸嘲讽药结同心小野妻乖乖睡贩妖记蜜桃色巧合最强阴阳师七十年代女军医守拙归田园黑红影后洗白录崛起吧天王嫂宫门春深韩娱之心里的声音截天下传奇大英雄与虎谋婚帝国的朝阳
  陆渐行原本想让陈彩占一席,吓地陈彩一晚上没睡着,死活不要。

  陆渐行笑话他:“看你这点胆儿,当聘礼不行?”

  陈彩不听,还反驳:“什么聘礼?明明是嫁妆。”

  俩人商量结婚的事。

  国内虽然不能领证,但俩人浪漫心起非要搞一遭。

  陈彩爸妈劝不住,只得随着他们胡闹,只不过在通知亲戚这事上二老仍是十分谨慎。毕竟陈彩和陆渐行的工作都少不了要跟外界打交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干脆一家人出去度假,顺道走个过场。

  陆渐行对此没什么意见,就是在选择目的地上犯了难。国内的地方要避开假日高峰期,国外则要考虑陈彩爸妈长途飞行以及目的地饮食是否适应。

  最早筹划这事儿是在七月份,陆渐行选了一处避暑圣地,想着全家过去住一段时间。结果这月陈导要报名参加金马奖。那边报名截止日期是七月底,陈导又紧张,新剪辑师初次上阵,底气也不足,于是几次三番邀请陆渐行等人过去看。等众人看完他们又反复推翻修改,迟迟不敢下决定。

  等到这边终于卡着期间顺利提交上去,罗博那边因为换国家拍摄,又需要解决签证等一系列问题。

  陈彩把罗博的事情搞定,又顺道给罗嫂和小孩办了相关手续,让助理带着她们去探班,趁着暑假在外面玩两天。

  等把别人都安排妥当了,秋天也到了。

  原本选的避暑胜地已经不合适,接下来又是旅游高峰期,陆渐行没办法,看看俩人下个月事情更多,于是干脆包下国外的一处海岛,又让秘书联系那边准备婚礼事宜。反正小岛上结婚证只要申请就可以发,也不麻烦。

  出发这天,陆渐行因为有事回广澳路了一趟。陈彩从公寓出发,偷摸在箱子里塞满情趣用品,想着反正陆渐行包了飞机也包了海岛,俩人走哪儿都没别人,自己一定要玩个爽。一上飞机先就要开始这样那样,把上亿的项目从国内撒到国外,想想就刺激。等到了海岛,海滩上一定要来一发,树林里也要来一发,酒店外面来一发……简直想想就要浪到飞起。

  他越想越激动,偷偷摸摸在里面穿了一身紧身的空少服,为了不引人注意,外面又逃了宽松的运动装。虽然走路不太舒服,但是想想上了飞机就可以脱掉了,陈彩立刻又兴奋起来。

  他拉着行李箱哼着小曲儿出门。谁想才到楼下,就被眼前的一伙人吓了一跳。公寓楼外面排满了车队,还有呜呜泱泱二十号人。

  大家西装革履地打扮着,眼熟的有陈导他们,还有公司的摄像,七八台机器两侧排开,摄影师们都拿大炮对着他

  陈彩:“!!!”

  陆老弟穿了一身浅sé西装站着最前面,一副伴郎打扮。BB在另一边,正冲着陆渐远翻白眼,见他出来,这位好友一秒换脸,嗷一声扑了过去。

  陈彩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边大叫着往回跑一边控诉:“别拍啊卧槽,我没洗脸呢!”

  “不洗脸就已经这么帅了,那要是洗了脸岂不是天仙下凡?”BB扯住他胳膊,回头朝大家夸张道,“大家说我们彩彩帅不帅!”

  后面众人笑着起哄,一块喊:“帅!”

  BB瞎闹,对摄影师喊:“来,给个特写。”

  陈彩炸毛,箱子也不要了,压着帽子从帽檐儿下瞪他:“你敢!真特写我撕了你!”

  话没说完,腰上被人捞了一把。

  陈彩一时不妨,扭头去看,摄影师的大炮立刻怼在了脸上。

  陈彩:“……”这TM什么摄像!

  他紧张的去扯自己的衣服,还好衣服够大,没露出马脚。

  偏偏罪归祸首还在后面傻笑,看他发呆,低头立刻亲了一口。

  周围人兴奋地嗷嗷直叫。

  陈彩回神,目光对焦在了陆渐行的脸上。

  陆渐行还挺开心,问他:“惊不惊喜?”

  “……”陈彩忍住,心里还想着自己的空战和野战计划,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悄声问他,“大家是来送行的啊?”

  “不是啊。”陆渐行认真道,“都是来参加婚礼的,爸妈说要低调,所以就没通知太多人。哦对了,第一批应该已经到了。”

  陈彩傻眼:“……怎么还有第一批?”

  “表演嘉宾,”陆渐行压低声,凑到他耳边哼道,“蒋帅他们那个男团已经去了,这事儿得让他亲眼见证一下,省的以后不死心还打你主意。”

  陈彩:“……”大醋坛子。

  大家闹完纷纷上车。

  陈彩里面多穿了一层,怎么坐都别扭。陆渐行问他是不是不舒服,陈彩看着跟车的摄像又不敢说。万一那边把声音给录进去可就坏了。

  他一直忍着,到了机场后想要找机会躲开众人换衣服,又被看的紧。

  陈彩欲哭无泪:“你们别老看着我啊,我又不会逃跑。”

  身后几人却道:“陆总说的,怕你突然上瘾,玩什么霸道总裁的落跑新娘。”

  陈彩:“……”

  他好歹借口上厕所,提心吊胆地把衣服换了下来。这衣服带是不能带出去的,一个垃圾桶又放不开。陈彩团了团,趁人不注意给赶紧丢去了旁边的隔间。

  衣服才丢过去,就听那边有人开门,惊呼了一声。

  BB在隔壁啧道:“我靠!”

  “……”陈彩吓了一跳,忙问他,“怎么了?”

  “槽槽槽槽!”BB难以置信地尖叫:“这边竟然有空少服!也太带感了吧!谁这么大胆儿啊啊啊啊!”

  “……”陈彩装作若无其事,哦了一声,“……一定是个疯狂的小贱人。”

  ……

  疯狂的小贱人跟霸道总裁在岛上住了半个月,前几天忙婚礼忙到累掉半条命,好在大队人马一周后就回去了,陈彩的一箱子道具总算没白带。

  十月一号,金马奖公布入围名单。陈导的那部影片赫然在列。

  陆渐行得到消息后,隔天一早去公司,穿好衣服要出门,忽然又想起赖床的那位,于是又折返回去,把人从床里面薅过来,狠狠亲了一口。

  陈彩正睡的香,耳边忽然隐约听到极罕见的三个字,立刻睁开了眼。

  当初在婚礼上,陆渐行什么好话都说了,唯独对于“我爱你”三个开不了口。他觉得岁数大了,张嘴说这个特矫情特别扭。

  今天却不知道搭错了哪儿根弦,悄悄说完,有些脸红的看着自己。

  陈彩眯了眯眼,假装没听到,问他:“你想干嘛?”

  陆渐行听错了重音,愣了下答:“想。”

  俩人说完同时反应过来,噗嗤一下都乐了。

  陆渐行捂住脸,不好意思道:“好不容易肉麻一回儿。”

  “重来重来,”陈彩忙躺回去,盖上被子,招呼道,“就从我刚刚睡觉开始。”

  陆渐行:“……”

  床上的人已经躺回就位了,为了装得像,还微微张着嘴巴假装自己流哈喇子。窗外阳光渐盛,陆渐行看他这样儿莫名得就满心欢喜。他轻轻凑过去,在陈彩身上闻了闻。

  陈彩屏息,眼皮子乱颤。

  很快,他听到了陆渐行在耳边轻轻道:“你知道吗?你就像一块红丝绒蛋糕……”

  陈彩内心疯狂点头,脑内干嚎:对的对的!蛋糕蛋糕!

  “看着就十分甜美可口,只有亲口品尝过才知道……”

  陈彩心想:爱上了!

  陆渐行道:“过期了……”

  “???”陈彩:“!!!”

  他猛地睁开眼,气急败坏地伸手抓人,结果抓了个空。

  陆渐行恶作剧得逞,哈哈笑着跑出去,因为着急,拖鞋还落了一只。

  陈彩一蹦而起,穿着内裤就往外追,才到门口,突然又被穿好鞋假装逃跑的陆渐行给抱了起来。

  陈彩怒目而视。

  陆渐行把人放在沙发背上,亲了他一口,突然道:“我爱你。”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洒落一地,光线格外柔和。陈彩先低头看了看自己光溜溜地大腿,这才傲娇地一扭头:“没听见。”

  陆渐行笑着重复:“爱你爱你爱你。”

  陈彩又挑剔:“真酸。”

  “怎么就酸了?”

  “过期了,你是过期的老面包,酸了,还长毛了。”

  “……”陆渐行戳他:“小心眼儿,真记仇。”

  “记仇你还喜欢?”

  “嗯,”陆渐行点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笑道,“喜欢。”

  俩人腻歪半天,这才分开各忙各的。

  隔了几天,陈彩突然想起自己的私人微博号,想了想,给自己改了个名,叫“喜欢”。

  陆渐行的微博也改了个名,叫“咸鸭蛋”。俩人互相关注了一下,个人说明也十分沙雕。

  陆渐行:“离开他!我偷自行车养你!”

  陈彩:“不行,昏君和妖后锁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明天再捉虫。

  谢谢所有贡献收藏、订阅、地雷、留言的大大~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并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财源滚滚,心想事成!

  三鞠躬,么么哒!(づ ̄ 3 ̄)づ

  ps:番外会慢慢写,内容不多。主要写文里没展开的细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大撞阴阳路我超娇弱的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你不许凶我[重生]

月关|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