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蛊记|第767节

推荐阅读:、巫当道都挺好嫁给前未婚夫他叔婚不守时致矜贵的你我的姥姥是半仙守望黎明号婚后霸占娇妻忍冬命运游戏他掌心的小灯盏冥夫你别来独占他的宠爱不灭大帝最强帝国系统抗战之兵王重生六十年代饥荒记亿万盛宠只为你一哥网游之盗版神话七零之渣男要做大地主
  大家聚在小厅这儿聊着,没多久,方志龙赶了过来,挨个儿握手,我们都笑了,说大舅哥,我们今天虽然不能出面,但可都是黄胖子家的人哦,不能欺负俺们家胖子。

  方志龙红光满面,说哪能呢,毕竟是我的妹夫,疼都来不及呢。

  他今天也是忙,毕竟前来的宾客,大部分都是慈元阁这边的关系和朋友,所以简单招呼一下,又走了。

  我跟萧克明聊了两句,他告诉我陆左的修为损失大半,现在在想办法恢复,刚才听说有办法,就过去看了,他在这儿顶着,晚上的时候也会跟着过去。

  我表示了解,询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聊着天,那边有人过来,说仪式开始了,我们便离开了小厅,走到了装扮过后的草地上,各自找位置就坐之后,在激情澎湃的《结婚进行曲》中,黄胖子挽着身穿雪白婚纱的方怡入场,后面有两个三四岁的花童,金童玉女一般,一边走,一边撒花。

  随后就是婚礼仪式,譬如新郎讲话啊,家长讲话啊,以及牧师问话之类的,都是很传统的仪式。

  不过当牧师说起那一句“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的时候,小观音还是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她看着我,眼睛忽闪忽闪,仿佛有水一般。

  我握着她的手,含笑以对。

  婚礼过后,自由活动缓解,新人拍照啊,以及冷餐会时间,前来参与婚礼的有三四百人,各行各业的都有,黄胖子特地找到了我们南海一脉的人,再加上杂毛小道,然后我们去了妆容,在一起拍照。

  如此玩闹一番,我们的肚子都有些饿了,于是过去自助餐那边用餐。

  小观音怕热闹,于是跟我躲在了一处角落,两人端起一杯鸡尾酒,一边浅尝辄止,一边低声说着话。

  我们的不远处,有一个小圈子,看样子也是修行圈儿的人。

  他们围在一块儿,一边用餐,一边说着话儿。

  我瞧见一个光头说道:“瞧见没有,这阵仗,慈元阁没有倒,反而是荆门黄家败落了啊……”

  另外一人说道:“对啊,之前荆门黄家还说要跟慈元阁直接竞争,要将他们赶出江湖呢,结果呢,呵呵……对了,我跟你们说一个小道消息,你们可别说出去哦。”

  众人点头,说好嘛、好嘛,你说。

  那人说道:“今天结婚这位,黄小饼,也就是慈元阁的首席供奉,你们知道他爹是谁么——一字剑黄晨曲君!”

  哗……

  众人纷纷议论,有人说不可能吧,不是说一字剑没有子嗣么?

  那人言之凿凿,说谁知道,不过我跟你说,这消息应该是没差的,刚才你猜我瞧见了什么?陆左,苗疆蛊王,他把一字剑的那把石中剑交给了这位饼日天,你说说,这事儿有假?

  众人纷纷称叹,认可了他的说法,也称赞起了陆左的高风亮节来。

  随后有人叹道:“如此说来,这饼日天可算是南海一脉了——我的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位可就真牛波伊了。”

  之前爆料的那位说道:“那可不是?南海一脉,处去最早一辈的妖魔鬼怪之外,第二代的一字剑黄晨曲君、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据说千通集团的王千林,也是南海一脉;再到这一辈,隔壁老王王明,燕尾老鬼,这可都是响当当,顶了天的人物……”

  “唉,我听说那个王明可不得了,他之前在京都的时候,一剑便将天下十大之中的三绝真人给败了去,这事儿可做得了真?”

  “那可不是?我告诉你们,这一次京畿之战,力挽狂澜的,可就是南海一脉的这两位扛旗人物。”

  “听说隔壁老王不但是南海一脉,他还是龙脉守护家族黄金王家的人?”

  “对呢,他大爷爷可是王红旗……”

  “乖乖,这真的不得了。”

  “嘘,我跟你们说啊,知道荆门黄家为什么会衰落不?因为荆门黄家惹了隔壁老王,这事儿你们都知道吧,之前的时候,荆门黄家对隔壁老王赶尽杀绝,可结果呢?前代家主黄门郎,这一代的家主黄门郎,都死在了他手中。你说前后两代家主都死了,搞得现在连扛旗的人都弄不出来,荆门黄家能不衰弱么?”

  “啊?怎么可能,那黄门郎不是病死的么?”

  “鬼扯,我跟你讲哦,我在米国有熟人,别人告诉我,黄门郎死在了拉斯维加斯,尸体都给外国佬拿去做了研究,据说是投靠了魔鬼,恐怖得呀——据说那时候黄门郎已经恢复了全盛时期的修为,再加上黄泉的黄若望,两人围攻王明,结果还给反杀,你说说……”

  “我操,你这样说,那隔壁老王岂不是顶天厉害了?”

  “对啊!你们相信,前几年的时候,荆门黄家朝堂之上有黄天望,黑道之中有邪灵左使黄公望,还有一个神灵见首不见尾的黄泉杀手黄若望,再加上黄门郎此人,天纵奇才,在江湖上不可一世,见谁吞谁,结果人隔壁老王硬是凭着一己之力,将江湖第一世家给整残了去,这样的牛波伊人物,唉,只恨生平未能与之一见啊……”

  唉……

  一声长叹之后,那人颇为忧伤地说道:“隔壁老王啊,他只是一个传说了,现如今,想再见到这样的牛逼人物,恐怕是不行咯……”

  我和小观音在不远处,竖着耳朵听着,当他说到这儿的时候,小观音举起了杯子来,冲我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她笑吟吟地说道:“隔壁老王,你有什么看法?”

  我与她碰杯,饮尽杯中酒,然后笑着说道:

  “青锋催人老,谁记三尺红绡,

  千秋霸业岂是修罗道,

  江湖论英豪,千秋名大浪淘,

  迎风浴血女儿几多娇,

  心无鞘难画难描,笑问天下谁狂谁傲,

  梦里江山日月相照,

  纤指动红袖舞妖,笑看四方风云缠绕,

  输嬴难求美人笑……”

  (全书完)

书香门第【岁梦】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独苗苗在七零重生之盛世男妃全息网游之女将穿越之嫁个穷散修戏精守护者大撞阴阳路我超娇弱的祖传手艺嫁给豪门老男人明人不说暗恋

月关|网站地图